美劇TV Series《The Good Place》討論最後的審判 Why should God let you into Heaven?

觀看珊卓布拉克主演的2009年的電影《攻其不備》(The Blind Side》有很多觸發,微小的善良很容易做到,但當人們看到一個無家可歸的teenager ,有的人可能會選擇收留對方一晚或一陣子,但不太可能選擇與一個陌生人就此同住一個屋簷下,甚至成為對方的家人或監護人,甚至為其請家教等等。女主角Leigh  Tuohy對一個陌生孩子Michael 龐大的愛最後一度受到質疑,她為什麼要對他那麼好?她身旁的人問她是否是基於白種人的內疚感而收留一個黑人小孩?她的intention和motive開始被扭曲黑化。

其實她幫助他,顯然並不能給予她任何好處,收留一個血氣方剛年紀的黑人小孩在屋簷下,她和家人甚至可能需要承擔必要的基本風險,畢竟是一個一無所知的陌生人,一個一開始不願意開口說話帶有防禦心的孩子,她必須一層層剝下他的防衛,是因為被龐大的愛包圍以後,Michael 才終於學會信任…..。

她的善良和善心是多數人都無法做到的,多數人很可能只能做到她十分之一的善行而以。電影中Leigh  Tuohy把Michael 從路邊帶回家的那個晚上她當然有擔憂,但她還是要求自己做正確的事。她不是不害怕,但她覺得她應該這麼做。把Michael 帶回家以後,她盡可能不讓孩子有落單的感覺或落單的場合,甚至慣例的聖誕節全家福照她也要求Michael加入,她愛護他,像愛護自己的家人一般。

思考點:當一個人良善的程度遠遠超過一般人(多數人)的預想值,很多人開始提出質疑, 但我的想法是:電影雖然是改編的故事,我想說的是:很多時候我們對於一些善行往往只是想想而已,真的能夠付諸行動的是極少數,往往因為日子的匆忙或覺得麻煩或覺得不做也無所謂而省略而不斷錯過可以付出的機會,更遑論如此龐大近乎偉大的愛。看電影的時候,我會想,或許因為他們是特別特別與善心滿溢的一家人,才會獲得上帝更多的愛與眷顧。我經常覺得,只是微小的善良,就可以擁有大大的福氣…..

The eyes of the Lord are in every place, keeping watch on the evil and the good. –Proverbs 15:3 KJV 


關於死後的世界和最後的審判:你有沒有一件能夠對上帝說的善良積分?

影集《良善之地》第二季、第三季在爛番茄網站獲得100%口碑支持,收視率叫好又叫座。《良善之地》探討死後的世界,劇裡不說heaven 和hell,而是good place and bad place,應該完美和諧的good place卻因為系統疏失,讓生前極度自私以販售假藥維生的伊琳諾到了類似天堂的地方,她自認沒有殺人放惡沒有犯下大惡大錯,她認為她應該去所謂的中間地帶,即便不屬於天堂也不屬於地獄。她對道德或人格完美的人提出質疑。

這部影集督促人們思考小奸小惡的嚴重性,及這一生我們究竟做了多少良善的事,可以在最後審判時交出一個不慚愧不懊悔的成績單?

我想編劇想說的是:勿因小惡而為之,勿因善小而不為。你心裡有沒有很多一閃即逝的善良舉動,因為覺得麻煩就審略不做了? 我有。

♥熱門文章推薦:佛教和基督教共通點<最後的審判>God’s Wrath 和Last Judgment

▲這部影集編劇Michael Schur(麥可·舒爾)對於死後的世界顯然有做了一些功課,存在勸善的意義,卻充滿邏輯趣味及省思,節奏也是快的。NBC喜劇影集《良善之地》(The Good Place)屬於奇幻情境喜劇,由麥可舒爾(Mike Schur)打造,克莉絲汀貝爾(Kristen Bell)與泰德丹森(Ted Danson)擔綱主演,2016年開播後好評不斷。

第二季的劇情置入了知名的哲學題:當你在一台失速列車上,可以控制行駛方向,一邊有五個工人,另一邊是一位你的摯友,你會怎麼選擇?犧牲五個工人拯救自己的摯友?

劇本的魅力點在於編劇抓緊多數人常見的劣根性和weakness,不斷提出質疑,不斷發生預測外的插曲和腳色設定,劇本本身帶有深度又奇幻的惡趣味。

女主角艾莉諾開場的第一幕已經死亡,被告知生前表現良好,獲得很不錯的積分而來到這個名為Good Place的地方。在良善之帝,每個人都能與跟自己100%契合的靈魂伴侶在一起,得到一間符合自己喜好專屬的房子。當女主角與他的靈魂伴侶其迪(生前是專研道德學的大學教授)坦承其實她系統出錯了,生前的她並不是一位律師,而是販售假藥的超級業務員。但艾莉諾害怕也抗拒自己被送到Bad Place,而試圖希望其迪可以教她為善……

多鑽研基督教就會知道,我們每個人可能都有某種天賦,也都有必須完成的責任…..

特別的是,劇中人物死亡後還保有生前的記憶,上帝只抽走他們死亡時的記憶。很多人開始思考:上帝是否有一套完美的評分系統和標準評斷一個人的好與壞及貢獻。

我發現,很多時候,如果你不斷遇到好事壞事都繼續本分地好好做人,上帝會給你意想不到的禮物,即便不是馬上。It takes time. 

雖然有人提出:有意識地做善事可以稱為善嗎?我的回應是:這總好過知道該做卻不做。知道該做,卻不肯做或懶得做,應該是多數人容易犯下的通病。這聽起來沒有什麼的通病,如果所有人都不做,那世界會變成什麼樣?當多數人看到惡都為求自保怕惹是非上身而沉默,這世界又會變成什麼體質?我心目中自己也有該做卻沒有做的反省清單……

在小編小的時候,我就堅信宇宙上方有一個力量在監督著我們,關於人生,小編覺得也許我們原本就不是來享受,而是來修課的。只要通過一個很難的課,類似的事件就不會再上演了。


主角簡介

艾莉諾:女主角,講話有點苛薄,她根本性帝不相信善良這件事,生前是是販售假藥的超級業務員,特點是自私。面對男主角,總是毫不遮掩地說出她說有的負面OS。
其迪:道德哲學系教授。弱點是選擇障礙。
塔哈妮:名媛慈善家,幾乎完美的她也有她的弱點。
珍妮:良善之地的Siri兼資料庫,有時候會故障。
麥克:良善之地的負責人(有頂頭上司)身兼大家長的他其實也有崩潰跳針的時候。

THE GOOD PLACE — “Chidi’s Choice” Episode 110 — Pictured: (l-r) Ted Danson as Michael, William Jackson Harper as Chidi — (Photo by: Ron Batzdorff/NBC/NBCU Photo Bank via Getty Images)

▲泰德·丹森(Ted Danson)身兼演員、作家和製作人。成名作是NBC長壽情境喜劇《歡樂酒店》中飾演男主角山姆·馬龍(Sam Malone)。電影成名作包括《三個奶爸一個娃》(Three Men and a Baby)等。近年參與電視影集《CSI犯罪現場》的演出。獲得15次獲得黃金時段艾美獎提名,兩次獲獎。看過的網友們表示劇中有大量荒謬笑點、卻同時非常感人第可以逼哭觀眾。

THE GOOD PLACE — “Jeremy Bearimy” Episode 305 — Pictured: (l-r) Ted Danson as Michael, D?Arcy Carden as Janet — (Photo by: Colleen Hayes/NBC)


隨著故事推進,麥克開始對評分運作機制產生疑問,他決定和珍妮到人世間,觀察一個積分最高的人的日常。這個「善良的人類」角色某次吃了迷幻蘑菇後,下定決心從善,即便被鄰居小孩欺負也乖乖挨打…..麥克忍不住對他大喊:「快去享受人生!別管你的分數了!」

什麼樣才算是盡情地享受人生?大吃大喝就是?月月花光積蓄的即時享樂主義就是享受人生?這些教科書裡沒有教的事….經歷過背叛與創傷的你,還願不願意去保持你的善意和溫暖?

THE GOOD PLACE — “Everything is Great!” Episode 201 — Pictured: — (Photo by: Colleen Hayes/NBC)

THE GOOD PLACE — “Don’t Let the Good Life Pass You By” Episode 309 — Pictured: (l-r) Jameela Jamil as Tahani, Manny Jacinto as Jason Mendoza — (Photo by: Colleen Hayes/NBC)

關於享受這件事,現在覺得最難克服的美食,對生活品質滿意,對戀愛不強求,對工作抱持平常心(這是後來一個轉念回歸初衷才換來的)唯一的娛樂和補償變成美食,但毫無節制的美食吃太多就會有懲罰的,一度是消夜控的我已經很久沒有吃消夜了。才發現這樣也可以做到。一度是飯桶的我在2017年底開始迷戀上鐵板麵,接著開始喜歡麵食和麵包,但最近聽家人說起加工食品的惡,我認為,雖然還不能完全做到,但我開始將饅頭替換成吐司,最愛的麵包原本一周三次,也刻意減量,其實即便是最愛的零食連續頻繁地吃,你就會快速降低對它的愛。近日我慢慢把對美食的慾望,轉換成飲食多樣性。一度日日規律的我,有好多年荒廢了,近日慢慢地有意識地從懶人的瑜珈開始執行,因為不討厭不排斥才可以長久持之以恆,是這樣想的。我必須學習如何回應不友善這件事,針對克服弱點這件事,社交恐懼症的解藥,我想是累積美好的經驗,小姪子喬哥喜歡主動和我額頭碰額頭(他還是baby的時候,老姊就說他只給我和媽媽抱,其他人一抱就大哭)昨晚和喬哥及暖暖包玩遊戲,我突然有點捨不得他們太快長大。但看著喬哥主動上台唱歌的影片,我好感動,我的小姪子是個勇敢的傢伙,我也不能太怯懦了啊。才五歲的暖暖包快速地變得成熟,玩躲貓貓的時候,當弟弟說要和阿姨一起當鬼,他說他也想和阿姨一起,但這回他只是露出有一點點傷心的表情,所以解法就是我們換了一個遊戲。

哲學巨作《寬容之難》"What do we owe to each other ?"自身的選擇和言行又如何影響周圍的人甚至是陌生人?也許,小朋友就是我們的天使,讓我們再次更懂得願意去愛。

雷蒙-莫迪在《死後的生命》一書中揭露對4000個有過臨床死亡經歷的人們進行了調查,他表示死後很可能還存在著另一個世界。20世紀初伯恩特的德國醫生就曾想要弄明白人們死後的感覺,他對很多經歷過臨床死亡或徘徊在生死邊界的人進行調查。

關於死後的image

很多「死而復生」的人們都表示死亡也是一個奇怪的歷程,一個人能夠在一秒鐘的時間裡回憶起整個一生中發生的所有事情。例如一位司機回憶說,當他的卡車從橋上掉下去時,他「想起了一生中所有的事情,看到了一些景象,它們栩栩如生,和真的一樣。首先我想起自己兩歲時怎樣跟在父親身後走在河岸上,然後我想到5歲時我的玩具車怎樣被弄壞了,我還想到第一次上學時我怎樣號啕大哭,我的眼淚落在母親給我買的黃色雨衣上。我記起上學時所在的每一個年級,教過我的每一個老師,20歲之前的每一年都在我腦海中出現,然後我的記憶進入了成年後的日子。我在一秒鐘之內看到了所有這些景象,然後一切都結束了,我站在那裡看著我的卡車,卡車已經完全墜毀了,但我居然安然無恙,我從摔碎的擋風玻璃框中跳出來。我能想起自己看到的所有景象,這要花15分鐘,可是當時所有那一切都發生在短短的一秒鐘之內。」

科學家們無法解釋瀕臨死亡的人們或生死在緊要關頭的人們為什麼會看到一生的「電影」,為什麼將死的人們能從外界看到他們自己,看到他們的身體以及他們所在的房間。

瀕臨死亡的人們,時間的速度快速改變著。死亡前的瞬間享受一生中最美好的回憶,總結自己的一生,並決定是停留在死後的世界還是返回人世。(這個說法,符合我過去看的一本書作者的說法)從死亡中醒來的人們都表示:「那裡的時間是不同的。」

司馬儀

I tend to unveil the issues which are easily neglected by the mainstream public. Situated in a global capitalist society, the core spirit of capitalism disseminates a reward-oriented idea. What is the underlying causality of universal bullying phenomenon on the worldwide scale? As to Finland’s anti-bullying program “Kiva,” what do you reckon? Self-serving politicians gross over their wickedness by law or something and they are talented at outwitting the crowds and working for their own advantage with flat-out lies. It's a knowledge-oriented website. This platform also provides entertaining, soul-healing articles. The best way to support the website is to help share the articles by Facebook, Line or Instagram. Many thanks. 請擅用關鍵字搜尋主題。網站有日英語教學、兩性專欄、最新醫療資訊、推薦書單、旅遊美食、職場生存之道專欄、親子教育、歌單、逛街情報、理財投資等。支持網站最好的方式,是幫忙把文章分享出去。麵包店推薦《傲漫手感烘焙工作坊》。陸劇《新結婚時代》、韓劇《迷霧》《羅曼史是別冊附錄》《急診男女》、日劇《完美世界》、台劇《我們不能是朋友》。療癒系中文小說《推理愛》、醫學書籍《向癒》。網站目標是兼具知識、娛樂與療癒功能的平台。滔滔歲月最快樂的時光,可以幫助你找到你的答案!迷惘的時候,就套用柯P的名言:「心存善念,盡力而為」。後來才知道,幸福快樂的金鑰匙不是無限上綱的自由,而是「自律」。任何判斷,適時提醒自己「我或許是錯的」.....7 deadly sins: 傲慢、憤怒、貪婪、嫉妒、怠惰、暴飲暴食.....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