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獎影后温貞菱電視劇懶人包|劇中金句|經典台詞|人有時候可以受困在舊記憶裡面自裁自殘,也可以挑著記憶過日子盡可能讓自己心裡舒服一點

公視《一把青》第20集中,師娘(楊謹華飾)在逃難的時候被強暴,回憶起那場戲,楊謹華透露自己被強暴戲的過程,整個人哭到血管爆掉「但是,這不是最痛苦,最痛苦的是在甲板上親手殺了強暴犯的那個過程…。」為了這場虐心的戲,導演反覆拍了一整晚,楊謹華不僅當場眼球凸出,甚至連血管都爆裂了,但播出時導演不忍目睹,片段被大刪。

《一把青》播出後備受討論度高,不少人認為劇情太沉重太悲傷;導演說,「那就是生命,那段歷史不能抹滅」故事雖苦,還是呈現了人性和溫暖。

 

秦芊儀:「日子過著,就過下去了。日子,過了,就好了。

 

小編司馬儀:很多時候,很多話聽起來只是安慰,但很多時候,安慰自我勉勵又比什麼都重要,因為不這樣做,就真的要活不好了,就真的可能撐不下去。人,都是為了生命裡最暖的人事物才可以撐過一個又一個悲傷。熬過了,就好了,還完了,就好了。早晚都會好的。

師娘: 「原以為抗日完畢,仗打完了,一切回歸正常,怎知日子卻還是看不到盡頭。」楊謹華飾演。

 

司馬儀的回應:以為苦日子會有頭,才知道人生是一關又一關,綿延的修行,又是誰的出現或存在,才讓苦的日子不那麼苦不那麼痛,才讓日子有一點盼望。不會說生活日子簡單,都是為了在乎的人,才又繼續走下去的吧。

朱青:「我以前一直記得你們。往北找到郭軫以後,我什麼都沒有了,走投無路,我只記得你們,才有方向來台灣。可是後來我走偏了,我根本沒有臉見你們,我北投幫美國人洗澡,我每次洗得筋疲力盡,洗得沒臉沒皮。我就想到有人跟我說,‘記得來找我們’,然後我就有了一點力氣活下去。[….] 你們今天來,是來懺悔的,還是求我原諒?懺悔是真心誠意的,就算遭受報應都不會有怨言,求我原諒就不一樣,是要我高抬貴手,放過偉成和小邵[….]你們來找我,只是想找我買保險的,我什麼都賣,就是保險不賣。我們會變成現在這樣,都是那些飛行員害的,不然我把那兩個飛行員都弄進牢裡好了。」

 

司馬儀的回應:受過劇痛的人,能不能還是原本的模樣?又,如果照原本的樣子,又真的熬得過巨痛?莫忘初心是什麼?劇痛以後,還能維持基本的善良就已經是夠了,赤子之心,很難了。這時候,能忘,能不痛,就挺好。

空軍大隊長,偉成:「飛行員的歸零很簡單,高度表一到零就結束,一下子就過去了,但你的碎片殘骸,是家中的女人去撿,你歸零了,女人卻要花一輩子去重心拼湊起來」 楊一展飾。

 

司馬儀的回應:太多女人依著愛情依著家庭而活,家沒了,盼望也就沒了,人生的藍圖也就沒了。妻子以夫為天,究竟是美還是禍福相依的浪漫?最浪漫的,最後也往往可能是最折騰的。還愛過,還被愛過,就好了。愛你的人,肯定不忍你悲傷。

墨婷:「當一個人再也不回來了,你總想在跟他共同的回憶裡。找到自己對他的價值或意義,但是很難,只是一堆畫面而已,沒什麼意義…」

 

司馬儀的回應:很多記憶沒什麼用,腦子也記不了那麼多,但,人有時候可以受困在舊記憶裡面自裁自殘,也可以挑著記憶過日子。盡可能讓自己心裡舒服一點,也是一種自愛。日子夠不容易了,如果連自己也要為難自己,那日子,真要沒樂趣了。

墨婷:「那個年代想起來像傳說,傳說很多人聽過、看過, 那些真真假假混在一起的事,沒人知道最後怎麼了」。

回應:真真假假,最後很多都是道聽塗說,都是想說的人去說,痛的沉默的,就消音了,就隨人們編著去說了。

朱青:你要好好記得我的樣子,多年後我還會有孩子, 大江南北如果遇到了,一看到我,記得躲開,我不想看到你。

 

司馬儀的回應:有的人,不見面也好,見了面,只怕只能在心裡拿刀動槍了。不是不能原諒,有的人,並不懂什麼是懺悔和愧疚啊。

師娘秦芊儀:「打仗的時候,聽著飛機聲,開著收音機,日子倒數計時。等日本人打敗,仗打完了,日子卻看不透,看不到頭。」

 

司馬儀:年輕時,我們都不知道日子是一關一關。以為考上了大學,未來就只剩下輕鬆美好自由了。果然是溫室的花朵啊。在歲月裡走久了,才知道關卡它不會停的,只是有的關卡輕鬆一些。

郭畛:「只要座標在,愛情就不會迷航。妳就像是一個導航塔,遠遠的我就看到妳。」

 

司馬儀:如果有一天她放棄了對愛情的期待,這樣算是成熟,還是絕望?太浪漫的話,往往是最不負責的人說的最浪漫。浪漫卻無法兌現的承諾,往往只是偷心的口水債而已。愛情沒有錯,但最初就不誠懇的承諾呢?若是為了獲得一個女人的真心而撒的謊,能原諒嗎?原諒一個人,不代表你能再次信任對方。

回到網站首頁https://beeigood.com

目錄旅遊美食兩性專欄電視劇電影影集日英語教學時事醫療理財投資音樂居家布置髮型穿搭  

 

 

秦芊儀:「看淡了絕望才不濃,無奈才不痛。」

周瑋訓(小周):「如果這一切事情跟我考軍校一樣,可以更改可以重來就好了。」天心飾演

郭畛:你要是真走了,我還真不知道飛上去要到哪裡降落?

墨婷(小周的女兒)回溯:其實,一九四五年抗戰勝利,另一場仗才正要開始。男人們的戰爭結束了,女人的才開始。男人的戰爭打起來都很壯烈,課本裡很愛寫,你背都背不完,女人的是另一種,女人的戰爭細水長流,一輩子打不完,像蔣委員長說的,持久抗戰。只是最後,不知道該說誰贏了,誰輸了。

《一把青經典對話回顧》

牧 師:那個男生還追你嗎?
朱 青:過去式了…
牧 師:替妳們上英文課…我喜歡教過去式…因為,有一種,你們…叫過去進行式…?我喜歡你們的中文…過去進行式…過去了,還在進行…

朱 青:(自語)不是過去進行式,是過去完成式了…

 

一把青片尾曲「天上的男人 地上的女人」MV,林宥嘉演唱 線上聽  歌詞寫道:「靜好歲月過成了顛沛流離,好女好男哪還有選擇餘地⋯⋯」

▲墨婷在國文課上念韓癒的《祭十二郎文》,是韓愈懷念猝亡摯友而作的祭文,故事以墨婷視角讓《一把青》的故事畫下ending:“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生而影不與吾形相依,死而魂不與吾夢相接… …嗚呼,言有窮而情不可終,汝其知也邪?其不知也邪?”

 

像演員溫貞菱演公視旗艦文學大戲《一把青》被劇組封為「One Take王」,演技完全沒有被挑剔的可能。《一把青》劇本虐心,演員天心、楊謹華、連俞涵、楊一展、吳慷仁、鍾承翰、藍鈞天等演員都因為這部戲演技備受肯定。

▲邵志堅(小邵)【藍鈞天 飾演】演技太有說服力了。

《一把青經典台詞回顧》

處 長:偉成沒替陸軍斷後!有人看到了!一起走?!人家以為他要跟共產黨一起走!一上飛機查身份,剛好下拖來槍斃!

小 邵:我們就幾架飛機!能做什麼──

處 長:你們沒斷後,陸軍兩個師被共產黨追上了,一萬八千人全殲!雪都染成紅色的了!

小 邵:隊長祇是想把大家帶回來…沒想到會是這樣…郭軫也死在那裡…

小 邵:我們在前面打仗你們在後方亂搞!你也不幫忙──

處 長:──後方亂搞的事多了!

温貞菱過去以《曉之春》、《最後的詩句》拿下2座金鐘獎,年僅25歲,看過她的故事就特別感動,為了堅持演戲,一度到漫畫店打工等好的劇本,現在也會開始嘗試寫劇本。16歲入行至今,演技有目共睹,對於運鏡也非常了解。她說:「演員不意識鏡頭是一件不可為的事」因為她說出道拍的第一場戲因為不熟鏡頭位置而跑出鏡外,導致全部畫面都要重拍。當時那個事件讓她意識到身為演員要懂剪接、還要懂燈光、懂聲音。

公視《奇蹟的女兒》劇情講述70年代的女工生活,為真實反映那個時代氛圍,全劇以台語播出。台語輪轉嗎?温貞菱受訪時時笑說:「我覺得最困難的就是講出很道地的台語,但我就是越碰壁,越會逆境生長的植物。」她說:「角色會成為演員的一部分,包含我的人生經歷,由內而外地展現。」

 

連俞涵 – 玉仔的心 (電視劇「奇蹟的女兒」片尾曲/連俞涵清唱版本)

鄭宜農 – 玉仔的心 (公視時代迷你劇「奇蹟的女兒」片尾曲)線上聽

copyright@2018 https://beeigoo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se Library 1985

Instead of using my given birth name, I utilize pseudonyms to publish my writings and Margaret W. Lavigne is one of them. I am keenly aware of adverse effects of being a celebrity and that’s why I value my privacy.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