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含《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漸漸沒有聽見你在夢裡哭泣了…..寧願相信所有輕易被折斷的事物,斷層也可以輕易彌補。」

「漸漸沒有聽見你在夢裡哭泣了…..我想替這個世界向你道歉,彌補你被搶走的六年…….寧願相信所有輕易被折斷的事物,斷層也可以輕易彌補。」摘錄自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司馬儀:沒有毛毛,這會是本極度讓人悲憤的小說,但因為毛毛因為B,每當我看到書裡的這些文字話語,它就是我覺得最溫暖的片頁。

 

「其實我們很像,你是一個比較溫柔的我…上樓進房間前,學大兵向上級敬禮的姿勢:調皮地說:「室友晚安」。漸漸沒有聽到你在夢裡哭泣了。」摘錄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司馬儀:在他面前,她像是從未受傷過傷一樣。也許因為被愛包裹的傷口再沒有辦法掌控她的人生。

 

「我願意墜入麵團地獄裡,生生世世擀麵皮,用一輩子擀一張妳可以安穩走在上面餓了就挖起來吃的麵皮….晚上一起看電影…我們到底是什關係呢…喜歡跟妳去熟識的咖啡廳挑咖啡豆,老闆把咖啡鏟起來的時候,妳把頭髮塞到爾後湊過去聞,用無線驚喜的臉跟我說,這是蜂蜜,剛剛那個是堅果!這個是楚浮,剛剛那個是奇士勞斯基….我想替這個世界替你道歉,彌補你被搶走的六年…喜歡你蹲在地上研究扭蛋,長裙的裙襬掃在地上像一隻酣睡的尾巴…喜歡你欠我上百杯的珍珠奶茶也從不說要還,只有老闆跟我說你女朋友真漂亮的時候我的心才記得要痛一下…寧願相信所有輕易被折斷的事物,斷層也可以輕易彌補。我看過你早起的眼屎…知道你睡覺的時候旁邊有一隻小羊娃娃,但是我知道我什麼也不是,我只是太愛妳了。」摘錄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1]

 

司馬儀:太像情書了,太像是他寫給她的情書

 

「今天有人來了嗎….他碰妳了嗎….你是我的誰?毛毛發現自己的心下起大雨,有一隻濕狗一跛一跛哀哀在雨中哭,毛毛低聲說:我出門了,門靜靜地關起來,就像從來沒有被開過….什麼人都要求她,只有杜斯妥也夫斯基屬於她….我去買晚餐的材料,抱歉去久了….我以為我唯一的美德是知足,但是面對妳我真的很貪心….我不敢問妳愛我嗎?我害怕妳的答案….我願意放棄我擁有的一切去換取妳用看他的眼神看我一眼….我不該騙自己說能陪妳就夠了,妳幸福就好了,因為其實我想要更多….她笑了。」[2]-摘錄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司馬儀:對於一個看輕自己的女孩,她很可能需要有人告訴她她被迫切地需要迫切地渴望。

 

早在十七歲的時候」摘錄自林奕含20161017日臉書。

85

「一個如此精緻的小孩是不會說出去的,因為這太髒了……姊姊,對不起,我沒有辦法講…不要說對不起。該對不起的是我。我沒有好到讓你感覺可以無話不談…的確有些事是沒辦法講的…..說來說去,還是我自己太蠢……我們都不要說對不起了,該說對不起的不是我們。[11]………為什麼這個世界是這個樣子?為什麼所謂教養就是受苦的人該閉嘴? 」-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司馬儀:很多時候,並非所有人都有訴苦的能力。這兩日我一直在思考:有沒有一種痛是無法分享、無法言說,甚至永遠無法公諸於世的。

 

她渴望再度擁抱快樂和那張大學文憑,渴望再度擁抱愛情和歸屬感但她說都回不去了,因為她最後她認定自己永遠無法真正幸福的人生,只能選擇喊停。她寄望同情共感的溫度,卻害怕假面的慈悲。抱著無法訴說的殘酷真相活著,也許正因為她畢生對美對語言的執著,讓她無法允許自己嘴裡吐出她心裡認定的醜陋面,所以她連書名都用了一個這麼浪漫的名字《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早上在PTT看到這篇文章https://disp.cc/b/163-a2g9  原來冷嘲熱諷製造謠言八卦可以這麼隨興,原來口無遮攔這句成語真的存在,把別人的傷口當作調侃的話題,如果他人的不快樂或悲傷可以換到他們愉悅的嘴角……真的好差勁!他們沒有檢討狼師,而是檢討女學生……這個世界的運轉機制哪裡出錯了?

 

依照林奕含的習慣推測她一定會去網路上爬文一定很可能會看到那些張牙舞爪的謾罵和嘲諷,而她一個人住,玻璃心的她怎麼受的住,原本就看輕自己慣性否定自己的她怎麼受的住網路上那些說話帶著刺都不覺得抱歉的陌生人[1]……我堅定相信她被誘姦以前絕對絕對沒有愛上那個歹人,因為如果當時有愛為什麼要自殘甚至為此看診,事發之後她的崩潰想死的慾望都是確切而真實的。

 

「郭曉琪出院回家以後,馬上在網頁論壇發了文,指名道姓李國華….….論壇每天有五十萬人上線,很快有了回覆,與她想像的完全不同,「所以妳拿了他多少錢。」「鮑鮑換包包。」….…每檢閱一個回應曉奇就像被插了一刀….….長長的留言串就像一種千刀刑加在曉奇身上。」摘錄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司馬儀:如果說故事裡PTT那些口無遮攔的嘴都是一把把刀刃,難道他們不用為她的死懺悔或負責?如果這些駭人聽聞的耳語都不算是惡魔,那惡魔應該是什麼模樣?

Sarah McLachlan [Fallen]這首歌,也許說出她的故事和心聲,是為她選的悼念曲。

歌詞寫道“Heaven bend to take my hand, and lead me through the fire [….] To a long and painful fight [….] And the cost was so much more than I could bear. Though I’ve tried I’ve fallen. I have sunk so low. I messed up better I should know. So don’t come ’round here and tell me I told you so. We all begin with good intent when love was raw and young. We believe that we can change ourselves. The past can be undone. But we carry on our back the burden. Time always reveals. In the lonely light of morning, in the wound that would not heal. It’s the bitter taste of losing everything that I’ve held so dear. [….] Heaven bend to take my hand […] I’m lost to those I thought were friends to everyone I know. Oh they turn their heads embarrassed. Pretend that they don’t see. That it’s one missed step one slip before you know it. And there doesn’t seem a way to be redeemed.” Fallen, Sarah McLachlan 


研究顯示一旦腦部出現過多的斑塊,大腦就會加速老化。越來越多心理學研究透過「腦科學」來解釋人類的心病。海馬迴(hippocampus)掌管人類短期記憶,杏仁核是產生焦慮和壓力的腦組織結構,負責掌控負面情緒,一旦杏仁體被刺激就會引發警覺性與恐懼。

 

研究發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患者」的腦部神經迴路和海馬迴體積雙雙出現改變。學者Thomas Joiner的論述【People Who Die from Suicide】提到:「大腦長期悶悶不樂,杏仁核過度活化,就容易做出失去理智的行為。」

以阿茲海默症的初期症狀而言,海馬迴被入侵、腦部神經細胞被破壞,腦部出現異常神經纖維糾結(NFTs)甚至其神經細胞變形堆疊成團狀,活脫像是打了許多死結的繩索纏繞在一起。

司馬儀

Countless people feel they are badly rewarded by God. Most people stigmatize their life troubles because they know nothing about “God’s discipline” in the Bible (Hebrews 12:11). It takes time to figure out the blessings in life. God does not tend to make anyone’s life perfect. It’s just some people hide their tears from you. According to the Bible, “It is easier for a camel to go through the eye of a needle than for someone who is rich to enter the kingdom of God” (NRSV, Mark 10:23-27). Because those who have been “given much, much will be demanded” (Luke 12; 47–48). As an editor, I tend to unveil the issues which are easily neglected by the mainstream public. The best way to support the website is to help share the articles on Facebook, Line or Instagram. Many thanks. 手機板或電腦版都建議「利用目錄或關鍵字搜尋主題」或留言發問。期許是兼具療癒性及知識性的平台,囊括心靈雞湯專欄、國內外醫療資訊、國內外電視劇電影專欄、日英語教學專欄、書單推薦、職場專欄、親子教育專欄、逛街情報、旅遊美食、理財專欄等。支持網站最好的方式,是幫忙把文章分享出去。 致父母們:你希望你的孩子聽話,是出自愛或恐懼? 最理想的親子關係是,父母讓孩子知道「即便你很愛我,你人生的所有選擇,也不需要都聽我的!」 關於教育,不該只focus要求孩子「聽話」,應該盡可能早點教會孩子「拒絕」「求救」「表達自己的想法」與「選擇和做決定的能力」。安全範圍內,給孩子摔跤的機會。 世界太多聲音,太容易迷失,互相督促!學問和人際關係,都最怕道聽塗說和一知半解。 理財,從照顧好自己的健康開始!中醫「肝開竅於目、心開竅於舌、脾開竅於唇、肺開竅於鼻、腎開竅於耳」。研究證實好壞情緒會關鍵性決定身體的發炎指數和血糖指數!容易緊繃焦慮不安或睡不好,多補充維生素B和鈣的食物(建議以原生食物取代補給品,補給品不建議天天吃)。術前或牙科前多補充鈣,因為鈣是解痛劑。術後或身體發炎期間或痘痘,多補充E,主修復,讓身體不易留疤! 根據營養學,害喜是因為缺乏B6,而多攝取含維生素E的食物,可避免baby有黃疸的情況。生產前多補充鈣質和維生素D的食物可以有效降低生產的疼痛。 母體本身缺乏維生素E,是造成早產的主要原因之一。攝取充足維生素E,可望終止慣性流產。 據國外研究,治療阿茲海默症(失智症),戒糖痊癒機率高!胃食道逆流,建議選擇鹼性飲食,忌過食!便秘,建議攝取水溶性纖維的蔬菜!還有,身體缺少油脂,便缺少潤滑劑,無法順利排便。肩頸痛、背痛建議按壓手背指間的穴道,效果立見!脖子控管甲狀腺和自律神經,甲狀腺控管體溫,所以手腳冰冷或自律神經失調或久坐族群,都應該經常按壓手背食指和中指之間的穴道,非常有效。嘉義,不容錯過的景點《鰲鼓濕地》《幸福山丘》《逐鹿部落》《傲慢烘培坊》。醫學推薦書《求醫不如求己》《向癒》。

您可能也會喜歡…

23 個回應

  1. 堅強的人表示:

    抗壓性過低 自我感覺過於良好 很多更辛苦更悲慘的人 也都能努力的活下來了 這個錯誤只有她自己能去承擔 願安息

  2. 咖拉麵表示:

    沒錯~

  3. beei表示:

    我希望目前的焦點不是討論她抗壓性夠不夠好,而是討論「如果很多報導是真的」,而社會上真的很多補習班存在所謂會誘姦或迷姦女學生的「已婚狼師」,十幾歲的女學生到底該怎麼預防或避免遭受這樣的對待。再者,林奕含父親有發聲明表示,林奕含有一名學妹確實遭受到黑道強拍裸照,可是這個部分一直被忽略,受害者又始終沒有辦法走出來面對,又如果當這樣的社會案件發生的時候,我們的司法有沒有能力嚴懲那些知錯犯錯一再逃避法律責任的人。

  4. beei表示:

    希望大家不要忘記她不要忘記這件事。台灣司法過去有太多讓人民失望的事件,我希望這次不會再發生。我希望當司法在強調犯罪者人權的時候,可以更置地而處站在受害者的立場,去預防下一個受害者出現!我相信法律上有很多漏洞或不完善的地方。《戰國策·楚策》:“見兔而顧犬,未為晚也;亡羊而補牢,未為遲也。”

  5. 我是女生表示:

    當女生好可憐,要用盡一生的力氣甚至命!家裡有男孩的父母學到了什麼?!

  6. beei表示:

    身為女生有身為女生的幸福,也有身為女生的弱點。身為男生也有身為男生的社會壓力。世界有暖男、有渣男,渣男也有普通渣男和惡魔級的渣男….現在的我會說:「墜落愛情以前需要漫長的觀察期。」因為多數女生交往前都是理性,一旦開始交往了難免相對感性,即使面對錯愛也可能不當地心軟而無法割捨,付出可能無限上綱。想要回應的是: 記得林奕含專訪時說過的同情共感嗎,她要的將心比心的同理心,她要的應該是被理解。

  7. 訪客表示:

    伊紋跟毛毛先生的故事真的是一直戳到我內心 QQ

  8. beei表示:

    伊紋跟毛毛先生之間….是我整本書最喜歡的地方。像是一種補償,老天爺的補償。剛拿到書的那一天,悶著頭讀,又不敢讀太細。經常想起她後記說的某句話,她說自己最後只會寫醜陋的東西,其實無關乎於她自己,她似乎對自己有一點點責怪,那是因為柴嘉妮效應,人,最後反覆溫習的不是那些安康安逸的日子,反而經常是糾心又記憶鮮活的的舊事。

  9. 宅女公職苦命路表示:

    好生氣,做為老師怎麼可以做出道義貿然的事情!
    氣死我了!這件事雖然新聞已經熱燒過後,林小姐告別式過後,社會也漸漸沒在談論,但很希望正義來到!!!!!
    女孩們真的要保護自己,被欺負也不要自哀,你只是比較衰,要更愛自己!!
    網路有好人也有酸人,擇選喜歡的看就好XD

  10. beei表示:

    這本小說作者想要表達的,我想,也許是,這個世界的罪惡比想像中龐大。受害者通常是默不作聲,不論是被霸凌或被性侵的人類,不論是身體或言語上,很多不留證據的犯罪也會留下難以抹滅的傷口。據新聞報導,台灣每日平均有6件「約會強暴」,這是有報案的數字,而104年台灣國內性侵害「通報案件」受害人數高達1萬454人,而真實的數字只會多不會少。世界衛生組織(2006)的數據,1/5女性和5-10%男性在18歲前曾遭受性侵,這說明這些事件不是個案,而是太龐大的社會問題,是大規模的犯罪,只是這些犯罪都可以被安安靜靜壓在地底下永遠不會有人追究。查閱內政部警政署資料,全台「性侵案件數」排名,台南>台北>新北>台中>桃園>高雄。台南,剛好這是這本改編自真實故事的小說的發生地點。期望台南市長會給人們一個安心就學的環境。

  11. 訪客表示:

    她給了伊紋毛毛,但怎麼把自己的毛毛給留下來了呢…

  12. 訪客表示:

    楚:妳和B還好?
    歪:那天,我跟B講《半生緣》的故事。我常常想到曼楨,她漸漸放棄總一天告訴世鈞一切的希望,她漸漸癟下去、漏氣、凋萎,因為她覺得自己身體被弄髒了,心也是。她後來甚至嫁給祝鴻才。我以前常常對自己念曼楨的心裡話:「她自己總有一種不潔之感。」我很痛苦。

  13. beei表示:

    看到你的留言好難過,整本書裡面我最不捨的莫過於毛毛,他是那麼好的一個人,我一直覺得毛毛是老天爺的禮物,只是故事裡的她跨不了過去,她對自己的歧視和唾棄太深了,她無法愛自己…這是最讓人難過的,更難過的是:她陷在自我批判自我鞭撻裡面,卻忘記毛毛有多需要她,她低估了毛毛的愛,毛毛只希望未來的他能夠擁有她的愛和關注就好

  14. beei表示:

    為什麼她要嫁給祝鴻才,因為她認為自己不值不配最愛的人,在最愛的人面前看到不夠好的自己,特別痛苦,我想那是痛苦的來源。影集《慾望城市》裡面有一句台詞:Maybe the past is like an anchor holding us back. Maybe you have to let go of who you were to become who you will be.或許,「過去」就像是一個阻礙我們前進的絆腳石,也許你該放掉過去的自己,才能成為未來的自己。……共勉之。

  15. 訪客表示:

    https://m.gamer.com.tw/home/creationDetail.php?sn=3710641
    這篇書評針對毛毛的部份,寫的真好。正可解釋為何毛毛的篇幅不多。

  16. beei表示:

    讀了,我特別認同作者的部分是他提到:「李國華的文字能力並非代表著文化能力,而是暴力的工具。」現實中,詐騙是一種犯罪行為,可是當把詐騙這樣的犯罪行為放到愛情領域裡面,卻可以讓很多犯罪者輕鬆開脫,輕鬆榨取他們想要的東西。
    對我而言,整本書描繪的是一個既虛偽虛榮又可鄙冷漠薄情的世界,毛毛是裡面唯一的溫暖,是唯一絕地逢生的一道光亮,也只有毛毛可以換到她無害無殤的笑容….只是她眼裡的毛毛太完美了,看輕自己的她為此感到自慚形穢,這是愛情悲傷的地方。
    根據心理學,柴嘉妮效應(ZeigarnikEffect)會讓人們把殘缺不圓滿的事物記得更牢。推薦文:分手後的餘震,女人該認識的「柴嘉妮效應」http://news.tvbs.com.tw/ttalk/blog_author_detail/7893 
    世界上有很多痛是無法分享甚至說不出口的,推薦文:說不出口的痛…別讓沉默一次次的強暴妳
    http://news.tvbs.com.tw/ttalk/blog_author_detail/7814

  17. 訪客表示:

    看到人們的評論還是會使我生起一些感覺,想說些什麼。雖然我不認為真正因為動了感情,而花時間、心力去了解的人有多少。但我願意挑戰自己的這個沒有信心。如有人得其情,那是多出來的,我的幸運。
     
      缺乏證據,陳星不會被起訴,他不會受到法律上任何制裁,這我早有預期。若需要更進一步的說明:我的立場是,遭受性的侵害的人都死過了,法律能實現什麼正義呢?死過的人為往後的生活,努力求生,那才是最大的現實。(我多麼感謝楚楚醫生。)
     
      關於奕含的死和過去創傷的關聯性,或者「死因」,我認為不是你我可以談論的。
     
      這死因當然不是在講上吊、自縊,不是社會教育我我才學習到「警消和記者會互通有無」,使得人盡皆知的死因。不是消防員工作中需要消遣,終於等到了死者先生的哀號,終於鬆一口氣了地,說「(先生)哭了、(先生)哭了」,然後伸出手指在頸部比劃「上吊」,是上吊。不是。不是接著趕到,起初接受報案時,對可能根本沒發生的自殺案感到意興闌珊、心想又要白忙一場的警察,最後,在說法上準確地進入SOP程序,說「本案」、「死者」、「繞頸窒息」。不是。不是記者寫的「美女作家自縊身亡」。
     
      死因是指自殺的原因。檢察官問我。我回答的大意,如果可以約略地分成兩項,我說「奕含生病,常有自殺意念」、「最後一晚的訊息,他傳給我『i wish so much that i was killed the first time i got raped』」。
     
      不起訴處分書:「而證人A12則稱林姓女子罹有精神疾患,經常想要自殺,當日即向其表示想自殺等語,是即難認林女之自殺與曾遭性侵害有關。」
     
    (未完待續)

    From奕含摯友臉書

  18. beei表示:

    首先,我不知道您如何取得林奕含小姐摯友的臉書內容。由於您在下一篇留言公開其友人的真名,我認為有所不當,已將其設回悄悄話,並針對您的留言,在此回應:
    1.林奕含小姐在首場簽書會便表示她所盼望的不是讀者看一看便因為覺得劇情殘忍而放下手中的書,而是與思琪同情共感,感受她的感受。
    2. 林奕含小姐的事件是一起社會事件,所以國內諸多電視台和社論都對此發表諸多報導,我願意相信多數人都是善意的,因為若是電視報導屬實,當時林奕含小姐求助婦女相關團體因證據不足而無法舉證,因此轉而選擇以改編真實小說的方式揭露國內大規模的補習班性侵事件。其父親也公開證實她不是唯一一位受害人。
    3.我認為她摯友的想法無法代表她本人。4.若是您以上提供的留言屬實,依照您的留言提到的:「最後一晚的訊息,她傳給我『i wish so much that i was killed the first time i got raped』」。
    若是您以上提供的留言屬實,那麼她最終離開人世前的遺言終於勇於說出她被rape的事實,如此仍不夠足以被當作起訴的證據?裁定誰是嫌疑犯誰是犯人定罪是政府的責任、是法官的判斷力和良知。真相上帝清楚老天爺清楚,定罪是政府和上帝的事,而公道自在人心,願所有受傷的靈魂都會安息,願所有不公的事都能漸漸熄滅,因為我知道的神是賞罰分明的,因為我眼裡的上帝忌惡如仇,我眼裡的上帝只愛善良的人類。
    5.據報導,林依晨閱讀了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2017年6月11日在微博發表讀後感:「保持沉默,就是共犯….」當人們對每一次社會不公社會的黑暗沉默,就是默許社會猖狂罪惡的助手。那遍布的沉默便是把受害者或弱勢者推向沒有溫暖的絕境,因為發現自己被落單求助無援沒有人理解或感受他們的感受。

  19. 訪客表示:

    願在天上的她輪迴後能尋到來世的B續那未完的姻緣。

  20. beei表示:

    謝謝你的留言,我也願意相信未完的緣分一定一定能夠再相遇。

  21. Molly Yang表示:

    【個人意見專欄|煙火與炸藥】個人意見:《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是一面雙面鏡

    「但是她永遠不能得知一個自知貌美的女子走在路上低眉斂首的心情」,那是我打開《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第一次驚嘆,將來還有許多,那樣美麗、刺激、直白的句子,有一種疼痛之意,我沒見過這樣對自己不留情面的作家,寫女孩子美麗的作者多不勝數,但寫美麗的女孩子的作者卻不多。

    在很多作者心裡,美女不過是收藏裡堆山積海的隨意觀音,但美麗的女子的心情,容貌平庸的女子的心情,各式各樣女子的心情,不同的年齡、不同的層次,這些女孩在書裡是同一個女孩的變體,同一個主題寫出多層次的變奏,如果她醜是這樣的,如果她笨是這樣的,如果她家境好是這樣的,如果她家裡沒那麼有錢是這樣的,如果她平安長大,又是這樣的。

    對女性的這種主觀描寫,在我讀過的許多作品裡都欠缺,許多男作家從沒想過搞清楚女人,即使是女作家也未必肯這樣直白,身為美女是一種特殊體驗,大多數女作家容貌隨人口平均分佈,外貌平庸的女子寫起美女的心情,謬讚了顯得巴結,悲哀了顯得嫉妒,美麗女作家則要小心翼翼,因為身為美女原是一份全職工作,工作包括適當的演出「我不知道自己有這麼美」,因此,即使是美麗的女作家,也無法像林奕含一樣這樣銳利地描寫擁有美貌(或不擁有)的心情。

    書中的性侵場面讓人不安至極,勝過一切我所讀過的書、看過的電影,那種飽脹的情緒實在強烈到令人難以接受。房思琪在日記裡寫道要愛上性侵她的人那段,極其逼真,是受到性侵的未成年人的一種常見心態,我讀過許多不同國家談被性侵的未成年人的文章,許多被害者總會哄騙自己是在與加害人戀愛,是處於一段感情之中,然而他們在心中隱隱覺得哪裡不對,但怎樣去面對那個不對勁之處,也可能產生悲劇,也可能產生偉大。

    書中談到物質的地方也十分精彩,一方面細細描寫對物質單純的愛悅,深藍波斯地毯上的花紋、明黃的緙絲,精細的器皿,特別好的油畫,一方面又有一個市儈的男人給這一切噴上拍賣場的古龍水味,由物而及人,談的還是美,以及美帶來的禍害,就像文字一樣,文字在極美的背後有恐怖,在表情達意的反面是分數,在華美的反面是升學主義,就這樣所有的東西都有疊影,每個橋段都有弦外之音,《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是一面雙面鏡,性侵的反面可不可以看到愛情,家庭暴力的起源是不是愛情,如此鏡子照過來照過去,我們看見鏡子裡自己的臉,而在鏡子的另外一面房思琪在看著我們。

    終究這是一本年輕女孩子寫的書,她最終還是想像某個版本的她可以擁有美好的結局,有勇氣面對惡魔,有勇氣在流著血以後醒悟活著離開,有勇氣找到下一段愛情,來到珠寶圍繞的金錢柔軟的絕緣裡面,我好希望可以多看到這個作者寫的書,也許在一次次的書寫裡面,她終究會發現不同的結局。

    Dior Diorette系列戒指(圖/Dior官網)
    書裡面,毛毛先生費盡心思畫出來的雞尾酒戒指,那只圍繞著搪瓷花朵蝴蝶的大寶石戒指,一只反正無法實現的雞尾酒戒,其實就是一枚Dior推出的Diorette系列,如果戒指有所本而我們還可以找到戒指的本尊,那麼裡面的房思琪就是,李國華就是。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該是2017年暢銷榜文學類的冠軍。

  22. Molly Yang表示:

    【個人意見專欄|煙火與炸藥】個人意見:《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是一面雙面鏡

    「但是她永遠不能得知一個自知貌美的女子走在路上低眉斂首的心情」,那是我打開《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第一次驚嘆,將來還有許多,那樣美麗、刺激、直白的句子,有一種疼痛之意,我沒見過這樣對自己不留情面的作家,寫女孩子美麗的作者多不勝數,但寫美麗的女孩子的作者卻不多。

    在很多作者心裡,美女不過是收藏裡堆山積海的隨意觀音,但美麗的女子的心情,容貌平庸的女子的心情,各式各樣女子的心情,不同的年齡、不同的層次,這些女孩在書裡是同一個女孩的變體,同一個主題寫出多層次的變奏,如果她醜是這樣的,如果她笨是這樣的,如果她家境好是這樣的,如果她家裡沒那麼有錢是這樣的,如果她平安長大,又是這樣的。

    對女性的這種主觀描寫,在我讀過的許多作品裡都欠缺,許多男作家從沒想過搞清楚女人,即使是女作家也未必肯這樣直白,身為美女是一種特殊體驗,大多數女作家容貌隨人口平均分佈,外貌平庸的女子寫起美女的心情,謬讚了顯得巴結,悲哀了顯得嫉妒,美麗女作家則要小心翼翼,因為身為美女原是一份全職工作,工作包括適當的演出「我不知道自己有這麼美」,因此,即使是美麗的女作家,也無法像林奕含一樣這樣銳利地描寫擁有美貌(或不擁有)的心情。

    書中的性侵場面讓人不安至極,勝過一切我所讀過的書、看過的電影,那種飽脹的情緒實在強烈到令人難以接受。房思琪在日記裡寫道要愛上性侵她的人那段,極其逼真,是受到性侵的未成年人的一種常見心態,我讀過許多不同國家談被性侵的未成年人的文章,許多被害者總會哄騙自己是在與加害人戀愛,是處於一段感情之中,然而他們在心中隱隱覺得哪裡不對,但怎樣去面對那個不對勁之處,也可能產生悲劇,也可能產生偉大。

    書中談到物質的地方也十分精彩,一方面細細描寫對物質單純的愛悅,深藍波斯地毯上的花紋、明黃的緙絲,精細的器皿,特別好的油畫,一方面又有一個市儈的男人給這一切噴上拍賣場的古龍水味,由物而及人,談的還是美,以及美帶來的禍害,就像文字一樣,文字在極美的背後有恐怖,在表情達意的反面是分數,在華美的反面是升學主義,就這樣所有的東西都有疊影,每個橋段都有弦外之音,《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是一面雙面鏡,性侵的反面可不可以看到愛情,家庭暴力的起源是不是愛情,如此鏡子照過來照過去,我們看見鏡子裡自己的臉,而在鏡子的另外一面房思琪在看著我們。

    終究這是一本年輕女孩子寫的書,她最終還是想像某個版本的她可以擁有美好的結局,有勇氣面對惡魔,有勇氣在流著血以後醒悟活著離開,有勇氣找到下一段愛情,來到珠寶圍繞的金錢柔軟的絕緣裡面,我好希望可以多看到這個作者寫的書,也許在一次次的書寫裡面,她終究會發現不同的結局。

    Dior Diorette系列戒指(圖/Dior官網)
    書裡面,毛毛先生費盡心思畫出來的雞尾酒戒指,那只圍繞著搪瓷花朵蝴蝶的大寶石戒指,一只反正無法實現的雞尾酒戒,其實就是一枚Dior推出的Diorette系列,如果戒指有所本而我們還可以找到戒指的本尊,那麼裡面的房思琪就是,李國華就是。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該是2017年暢銷榜文學類的冠軍。

  23. 司馬儀表示:

    書籍出版前她在臉書提過,出版書籍對她而言是工作,因為她渴望成為作家,即便她不敢自信地說自己擁有這樣的本事或能力,但每當她出版書籍,別人問她:是興趣嗎?她說是工作…..每一個問句在她聽來是有一點點受傷的,這一點沒有走過的人是相對比較難感受的…..

    這些故事後面的悲哀是:通常一本書需要歷時一年以上或數年或一輩子去完成,像是魔戒的作者一寫便是十七年,出版之時作者已經六十三歲了。

    書籍寫作太需要漫長的耐心,但在這個講究速成的世界通常沒有太多耐心,特別是亞洲對於文字生產的創作者並不是很友善,台灣也是如此,寫作一職甚至不被認同是工作選項之一。

    把寫作當正職,沒有出版以前沒有獲得穩定收入的前提下,人們慣用以收入評估一切的表現一切的付出或優秀與否,人們都說這樣的做法是錯的,但太多人都如此這般對待旁人,特別是書寫的生產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