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精神科醫師岡田尊司《人際過敏症:曾經良好的關係,為什麼突然改變?》

對某些人而言,社交是很累的事,所以偏愛獨處

並非所有人都極需人陪,也有偏好獨處的人類。為什麼有的人享受獨處勝過社交?觀察發現,對某些人而言,社交是很累的事。為什麼?因為他們害怕衝突,也不願吐槽傷害別人,面對別人的不友善的言行而往往無法defend themselves,也因為試圖避免衝突,而無法適時糾正他人不恰當或失禮的言行。

譬如,當同桌的一群人都主張三十歲以前結婚比較好,一定要找一個老伴才可以避免孤獨死或孤獨老的時候,想法不同的你,是否會選擇發聲說出不同的論點?譬如,當同桌的一群人都主張薪水比什麼都重要,夢想是不切實際不務實的時候(或過了幾歲就不該繼續念書進修),想法不同的你是否會發聲說出不同的論點,當你已經清楚現場所有人的論點和你不同調?又譬如當你聽到在台北不拿iphone就會low掉,iphone是地位和身分的象徵這樣誇張的言論,你是否會出面反駁?

據新加坡管理大學和倫敦經濟學院研究人員的一項研究,聰明人傾向於選擇獨處。 研究更發現一件有趣的事:智商比較高的人,與朋友共度的時間越多,對生活的滿意度反而會降低。

為什麼會這樣呢?我的推測是,一般人透過社交交換資訊,獲得更多資訊。喜歡八卦的人交換別人的八卦,如誰分手或的誰的新男友如何如何。喜歡美妝的人交換美妝產品的使用心得等等。喜歡追星的人交換最新牽手會或演唱會的情報。熱衷學習或學習能力較佳的人,往往有慣性閱讀的習慣,本身懂得觸及的知識領域必然較多較廣較深,旁人說出來的言論可能對他們來說是不斷倒帶重複性的話題或基本常識(common sense)或cliche(老生長談)或無趣。但基於基本禮貌,又不能表現出來…..如果一周花費非常多時間社交,對他們來說無法吸收新知或進步或成長的一個停滯過程,如果社交的對象當中具有幽默感就能降低這樣的無奈感。

 


▲日本精神科醫師岡田尊司對社交恐懼症的定義是:一般人所稱的人際恐懼或是人際緊張症,對於人多的場合,譬如在人前說話會讓他們感到強烈的不安。無法與他人四目相對,對人的過度恐懼。由於人際關係是他們的壓力源,人際過敏的症狀放在學校或職場這類充斥過敏源的地方,就可能出現所謂的適應障礙症。

書名:《人際過敏症:曾經良好的關係,為什麼突然改變?》 人間アレルギー なぜ「あの人」を嫌いになるのか

越來越多人討論社交恐懼和人際過敏症,我本身反對人們把一些情緒的不安或焦慮病理化。社交恐懼或人際過敏症,往往是因為創傷的反應症狀。譬如,戀愛反覆受傷了,可能會引發戀愛恐懼症。以此類推,社交恐懼症是很正常的。被辜負的人際關係,或連續性或間歇性遭遇挫敗或背叛的人際關係,而讓人斷了想繼續嘗試的motive. 

日本精神科醫師岡田尊司的出版品《人際過敏症:曾經良好的關係,為什麼突然改變?》原名「對人類過敏(人間アレルギー)」,處理了情緒綁架的常見議題。它將社交焦慮和恐懼比喻為對人類過敏,很有趣,也很貼切。

岡田醫生主張讓你產生宛如過敏的,是自己不想因人類受傷的心理機制。譬如當人類被蜜蜂螫,會紅腫癢痛,但通常不會因此死掉。體內抵抗蜜蜂螫咬的系統甚至有機會產生免疫反應預防二次受傷。但若短時間內又被蜜蜂螫咬,免疫系統卻可能過度反應而有了副作用。通常人不會因為一兩次受傷的經驗而高度灰心,但短時間內受傷的經驗,很可能讓一個人對人際關係過度失望而放棄再擁有的動機,而出現不願意再碰觸的心理機制。

關於人際過敏症,岡田認為最好的作法其實就是「逐漸減敏」,譬如暫時不跟引發過敏的人接觸。但身為群體生物,人們很難隔絕過敏源,日常就是可能碰到說話很無禮或很失禮的傢伙。也可能碰到傲慢自私或勢利的牆頭草,或惡意造謠的無恥EX或慣性說謊的傢伙。

確定的是,糟糕的人類不可能杜絕。如果無法改變外在因素,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提升自己的免疫力。

 

關於人際過敏者

司馬儀:人際關係過敏者的問題在於:他們不知道如何應對「對自己不友善的人類」。他們通常不強勢、不擅長為自己辯護,也無法適時反擊他人不友善的言語,面對「異見」,不想起衝突或引起不愉快而選擇沉默,而容易在人際關係裡吃悶虧或悶悶不樂。

依照岡田的說法,「對人類過敏」的人們可能很難再度相信人的善意,在人際關係裡保持不讓自己受傷的安全距離或戰戰兢兢,甚至放棄了任何需要把握的人際關係。對岡田醫生而言,解法就是必須相信世界上存在更多良善的人際關係,讓心裡再度可以容納他人。

 

越來越多人推廣「極簡主義生活」,甚至將這一套想法用在人際關係上,也就是不再浪費時間在普通朋友或點頭之交上,而盡可能把所有的時間力氣用在非常在乎的人們身上。後來的我們都清楚知道,有些人,他確實不太可能成為你一輩子忠心耿耿或掏心掏肺的朋友,可能連舉手之勞都有困難…..


Signs and symptoms of social anxiety disorder can include persistent:

  • Fear of situations or occasions in which you may be judged, embarrassed,  humiliated or ignored. 
  • fear of interacting with others who might not like you or dislike you 
  • fear to be the center of attention

 

司馬 儀

當了很久的乖學生,不是真的乖,只是不討厭看書,但自然科完全不是我能讀懂的東西。一直認為能夠理解自然科和理工科的人類才是聰明的傢伙。但好像不是全部擅長理工科的人們都擅長邏輯思考?熱愛自學,卻不喜歡上課,但碰上喜歡的老師,是勤奮做筆記的好學生。近日,才發現自己著實是極度害怕無聊的人類…..對無聊人事物的忍耐力有時間成本的極限。叛逆期來的晚,只是因為容易想像「未來十年要這樣繼續下去嗎」分享最愛的電影台詞:「The life I want, there is no shortcut. 」也是近期才理解,想要擁抱美好,你必須只能「自律」,自律才是美好生活的解藥或良藥。這應該是十年前的我無法理解的。大學沒有被死當的紀錄,但我心裡自認沒有念過大學,因為出席率太低(大學陪我的是無名和msn),然後抱著懺悔的心瘋狂認真地活了十年。如果上帝明天就接我走,我應該沒有太多遺憾了。 建立一個「一輩子所需的資料庫和知識庫」是設立這個網站的理念,希望是兼具知識、娛樂與療癒功能的一個平台。目前網站累積兩千餘篇文章。除了語言教學、時事、旅遊美食、理財買房、兩性專欄、電視劇電影影集、逛街網購時尚情報及法律知識的相關文章都在持續增加ING。點擊廣告雖然可以增加網站收入,但支持網站最好的方式,是幫忙把文章分享出去。也請多多指教。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