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暖渣男或恐怖情人:難道沒有陳述真相的權利?沒有witness的前題下,任何負評即便是實話,都可能讓你受傷……

這一篇想回應黃宥嘉醫生PO文:「為什麼討論前任會被貼上不道德的標籤」

 

當社會上一件事發生時有100人都涉入,100個人當事人都是目擊者,這100個一起討論一件不公不義的事,不會有人被貼上不道德的標籤,不會有人被檢討。

人們喜歡議論公眾人物的言行,因為資訊是對等的,所以議論或批判變成一件合理的行為。但感情的事,資訊是不對等不公開的,所以這時候怎麼說呢?

 

但感情的事,當事者只有兩人,沒有目擊者(唯一的目擊者是上帝,上帝知情,祂會彌補你,但上帝不能公開替你說話平反)。地球上,真相只有你和對方知道,多數情況是,旁人只知道局部很片面的資訊或真相。所以,這時候,很常見的是:有一方為了捍衛自己在眾人面前的外在形象就會說謊甚至惡意中傷或重謠或扭曲事實,造成兩方說法不一,然後旁人最後只能相信其中一個人…….

 

重點就是,當你陳述一個糟糕的人做了一件糟糕的事,當事者以外的人們,並不知道你說的是實話或壞話。相信你的人,會知道你是就事論事說實話,不相信你的人,就會主張你在說別人壞話。也許就是,選擇相信你是好人或壞人,其實端看對方喜不喜歡你,它當然不會是客觀的。就像很多人在感情裡面,被騙得一蹋糊塗,很可能是因為女生骨子裡希望對方是好人太希望對方示愛她的。

 

其實,人們會選擇自己想要相信的,不論真相是什麼。所以往往,願意相信你的人都是喜歡你的人。而不喜歡你的人,不論你的為人是什麼,往往只能用負面的視角去思考關乎於你的一切。這很正常也很普遍

 

為什麼多數人潛意識都覺得「討論前任會被貼上不道德的」,答案很簡單,因為我們小時候接受的教育是:老師說不可以講別人的壞話。

 

司馬儀的思考點:當一個人敘說前任糟糕或可怕的言行,是壞話還是實話?說實話難道等於說壞話?難道沒有陳述真相的權利

會不會對方不過說出可怕真相的20%而已?旁觀者的你又知道多少真相?你的真相來自單方或雙方的說法?誰的說法更有可信度?


記得小學的時候,小一到小三的上學期在台北就讀,班上從來沒有任何小團體,全班和樂融融,沒有誰討厭誰排擠誰的那種。搬家到台中以後,第一次從女生的耳裡聽到她們說死黨的負面評語。我當時很震驚,看起來是好朋友為什麼,也許這可以解讀為什麼很多時候人們為什麼無法接受一個女生或男生去說前任的不是….「你們以前看起來那麼要好的樣子」….

 

沒有遇過壞愛情的人們,通常無法相信世界上居然也有人不純粹的或糟糕甚至有目的的愛情吧。就好像,在美好的家庭長大的人們,很難接受社會上很多人的爸媽是賭徒或酒鬼會情緒失控亂打小孩或施虐。這時候,你們是否會責怪一個孩子說他的爸媽其實很糟糕很不負責任或甚至很可怕?

 

社會上好像往往無法接受一個人去說他的戀人或家人負面的評語,只是大家想過嗎。如果說,那些不是負面評語,而是婉轉客觀的事實描述呢??

分手時,只要有一方不理性不成熟,就很難好聚好散。過去的理解是:希望分開時,會提出分開的請求,但你希望分手,對方堅持不肯,若對方一輩子都不肯分手怎麼辦。所以現在的理解是:分手是通知,而不是請求對方的同意。因為對方可能一輩子都不願意放手一輩子都不同意分手。

 

有的人會問:分手後,前任散布謠言惡意中傷詆毀怎麼辦?

你當初之所以和對方在一起,肯定是看到對方良善的一面,而不是這麼可怕充滿報復性的特質吧。如果共同的朋友越多,肯定會深感困擾。

越多人相信對方,越能證明你當初沒有犯傻沒有為愛情掉智商,而是對方的謊話和演技太出神入化。若是對方可以成功騙過多數人或所有人,越能證明你無需自責。

 

觀察發現,那些說過太多謊話的人,最後都很容易被自己的謊話巴掌自己的謊話,最後自相矛盾漏洞百出。既然上帝知道真相,你也就無需太傷心了。難過時,就把你的苦惱託付給上帝,然後好好過日子。

 

確實有很多沒品的人類會在分手後惡意捏造事實中傷前任,戀愛經驗中,遇過一任不良前任,一度有憤怒和恐懼的心情,但有一晚我意識到上帝看得到所有的事實和真相。只要上帝知道就好了。上帝知道,所以不委屈。然後我就真的釋懷了。也沒有再讓這件事耽擱我前進。

 


我個人現在的大原則是:除非無助,不然絕不說不開心的事。其實還挺好的,這樣每天多數時間是笑嘻嘻的。我有發現,不開心的事情,你笑笑說,也不講不傷大腦,也比較不容易上情緒。這有科學根據的喔。

 

我天性原本就不是會訴苦的那種人,一度讀過一些倡導讀者訴苦的書而被洗腦而試圖那麼做,我發現並不適合我。日常能激怒我的事不多,可以說非常非常非常少,所以學生時期才會被同儕貼上那種脾氣很好的包袱,我不覺得那個標籤是好事,只是一些雜鎖的學校裡發生的日常就剛好無法踩到我的地雷。

 

每個人都有脾氣,我也有我的脾氣。學生時代莫名被貼上隨和或沒脾氣的標籤,大概是因為學生時代很難出現討厭誰的想法。但一旦心裡有了反感,我是無法和對方打招呼或保持普通朋友關係的那種。

 

知道愛恨分明不是好事,但和糟糕的人維持普通的假面關係,對我來說是一種靈魂上的浪費和耗力,我也不知道和糟糕的人保持友好有什麼好處。但即便無法和對方打招呼,我也不會去說對方的不是。只是希望零接觸零交談而已。

 

回到主題,我反覆實驗過,對我來說訴苦或把不開心的事說出來一點好處都沒有。

 

什麼時候該訴苦?

當你很悲傷情緒高漲時或難受到難以入眠時應該找人說,但如果你已釋懷已平靜,我就覺得沒有舊事重提的必要。我個人的作法是這樣。

吐苦水,除非對方是深愛你的人,或者是有共同相似經歷的人,才相對容易感同身受有交集有共鳴。再者,把糟糕的事在大腦裡再溫習一遍,也是很傷腦的

 

|回到網站首頁https://beeigood.com

 

司馬儀

I tend to unveil the issues which are easily neglected by the mainstream public. Situated in a global capitalist society, the core spirit of capitalism disseminates a reward-oriented idea. What is the underlying causality of universal bullying phenomenon on the worldwide scale? As to Finland’s anti-bullying program “Kiva,” what do you reckon? Self-serving politicians gross over their wickedness by law or something and they are talented at outwitting the crowds and working for their own advantage with flat-out lies. It's a knowledge-oriented website. This platform also provides entertaining, soul-healing articles. The best way to support the website is to help share the articles on Facebook, Line or Instagram. Many thanks. 不久的未來,會逐步增加英文文章的篇幅,中文文章的部分還是主體,不論手機板或電腦版都建議「利用目錄和關鍵字搜尋主題」。網站目標是兼具知識、娛樂與療癒功能的平台。網站提供日英語教學、兩性專欄、最新醫療資訊、推薦書籍、旅遊美食、職場生存之道專欄、親子教育、歌單、逛街情報、理財投資等。支持網站最好的方式,是幫忙把文章分享出去。陸劇《新結婚時代》、韓劇《急診男女》《迷霧》《羅曼史是別冊附錄》、日劇《完美世界》《3年A班》、台劇《我們不能是朋友》、美劇影集推薦《良醫墨非》《命運航班》《小謝爾頓》。眼科黃宥嘉醫生掛名推薦的療癒系小說《推理愛》、醫學書籍《向癒》。關於教育,不該只focus要求孩子「聽話」,應該盡可能早點交會孩子「拒絕」「求救」「表達自己的想法」與「選擇和做決定的能力」。比起幫孩子做決定,「訓練孩子為自己的事做決定很可能比什麼都重要」,畢竟,父母不可能永恆地陪在身邊替孩子做決定....如果你剛好相信上帝,傲慢、怠惰、對生命喪失熱情和貪吃都是大忌,互相督促!世界太多聲音,太容易迷失,互相督促!聽說「道聽塗說和一知半解比無知更可怕。」研究證實我們的情緒會影響身體的發炎指數和血糖指數,世界的悲劇是溫飽不需要太多太多的錢,但太多人長大以後就「看不到錢以外的東西」...長大以後會讀更多經歷更多體會更多,但只是鑽牛角尖的時間縮短了,悲傷的時間縮短了,但並沒有比較聰明(讓驕傲的大人們寫高中聯考的考卷吧).....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