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叫我加油,好嗎:我用心理學救回了我自己》 「因為諮商蠻貴的,一小時要一、兩千元,健保又沒有補助」

Research Writer:   Margaret W. Lavigne(司馬儀)

 

張閔筑《別再叫我加油,好嗎:我用心理學救回了我自己》摘錄

那時我很討厭諮商,因為我覺得「很廢」,每次花一個小時,輔導老師坐在那邊聽我說話跟重複我的話而已(所謂同理、傾聽),什麼實質的問題都沒解決。我就是家庭不和諧,爸媽不關心我;我就是跟同學處不好,沒人要跟我當朋友;我就是成績很爛,考不上大學;我的人生一塌糊塗,未來也是悲劇的延伸。對方為什麼不做些實質一點的事,只坐在那邊聽我說話,不時點點頭而已?如果外部環境沒有改變,我是否像泡在有毒的化學溶液中,永遠不會好轉?

 

 

張閔筑《別再叫我加油,好嗎:我用心理學救回了我自己》摘錄

約莫從國中進入青春期後,我開始遺忘如何欣賞純粹的快樂,思考模式變得相當悲觀,任何事情都會想到糟糕的層面,接著鑽牛角尖轉不出來。

 

雖然從過往日記回顧,大概從國三就開始出現輕鬱的症狀,但確診為憂鬱症並開始接受治療,是在高二那一年。療的方式很簡陋,每周一天到學校輔導室找輔導老師晤談…假日再去身心科診所做追蹤,醫生會簡單問診,大約五分鐘左右(因為病人很多,無法跟我聊太久),接著開一些助眠劑、抗焦慮劑跟血清素給我吃。憂鬱症患者大腦的血清素分泌不足,因此會以藥劑的方式補充。不過這些藥物會讓我食欲缺缺,因此要強迫自己吃東西(因為諮商蠻貴的,一小時要一、兩千元,健保又沒有補助;看精神科有健保,因此家裡只能負擔精神科的治療費用,而諮商就使用學校資源。)

 

 

張閔筑《別再叫我加油,好嗎:我用心理學救回了我自己》摘錄

當時年紀小,並不了解憂鬱症是什麼,更別說身心科、精神科、心理諮商、精神科醫師、心理師這些事情,我一點概念也沒有。便以「先天性低血壓」及「貧血」解釋自己嗜睡、記憶力變差等症狀,以「壓力大」、「睡眠不足」解釋情緒低落與疲憊感….平時會在保健中心值勤,有一次整理櫃子時,意外看到一疊由董氏基金會發行的「憂鬱情緒自我檢測量表」,便拿了一張來寫…..每個題目我都點頭如搗蒜….當然憂鬱指數也到達最高危險等級。

 

於是我回家拜託母親帶我去看精神科,告訴她我可能有憂鬱症,需要治療。父母那一輩對精神疾患有很嚴重的偏見,記得他們曾嫌惡地說:「蔡雅蘭(化名)有憂鬱症,好可憐,怎麼會得這種病。」當我告訴她想要求診時,她只說:「妳想太多了,怎麼可能得那種病?」之後我仍舊不斷告訴她,我真的很痛苦,拜託帶我去看醫生,我很不快樂。母親卻說:「妳不要一直往負面想就好了嘛,快樂一點啊!」….

 

司馬儀:父母的反應,雖然可能藏有偏見,但面對自己的孩子,偏見裡面很可能有埋有很深的擔憂與恐懼,甚至慌張與自責!他們可能會知道重度憂鬱症可能不是一個可以輕鬆逆轉的狀況,但其實可以逆轉!


張閔筑《別再叫我加油,好嗎:我用心理學救回了我自己》摘錄

但我必須讓父母知道,因為憂鬱症的關係,我特別容易悲傷,也很容易有自殺的念頭。我不是把「死當玩笑」在說,也不是不願意為自己的人生負責。只是,我真的承受不了這些風吹草動。我的父母是辛苦的,光是上班的壓力已經很大了,不能再把他們的負能量傳遞給我,還要不時監控我的狀況,幫我加油打氣。

 

這些年,他們對我說話也變得小心翼翼,生怕無心的玩笑就傷害到我,然後逐漸接受他們的女兒是憂鬱症患者──他們曾經鄙視的那種人。

 

張閔筑《別再叫我加油,好嗎:我用心理學救回了我自己》摘錄
有一次去看診時,身心診所的精神科醫師說:「妳一定要找到社會支持(Social Support),才能改善妳的狀況,不然一直吃藥也不是辦法。」但是,我沒有朋友,一個都沒有,跟父母的關係又很疏遠。我要去哪找到社會支持?高中老師滿多是學校校友,很喜歡在課堂上說:「人一生中最好的朋友,都是高中同學,所以你們要好好珍惜身邊的人。」我聽完哀慟不已,我高中一個朋友都沒有,是不是代表我這輩子再也找不到朋友了?

 

我仍舊孤單了很多年,雖然斷斷續續認識對我友善的同儕,但都是淡如水的狀態,不是上課來不及時能拜託她幫忙買早餐,或是失戀時能深夜談心的關係。也許,她們願意當我的朋友,只是沒有契機能更深入交往,而我對外人又築起很厚的心牆,始終維持著表面的關係

 

醫生讓我知道,或許諮商和藥物能幫助我舒緩一些痛苦的感受,但人生之路很漫長,要能好好走下去,還是得建立一個「人際安全網」,也就是社會支持。像大樓內的天井,通常會掛上一張白色的麻繩網,防止有人掉下去那樣。人際安全網是為了遭遇人生變故時,能夠及時網住自己,讓人不會持續下墜的保險。最難的是….

 

 

張閔筑《別再叫我加油,好嗎:我用心理學救回了我自己》摘錄

憂鬱症治療困難重重的原因在於,通常患者的社交技能很差…..也就是沒有社會支持,更加重憂鬱的情況。於是,常常這樣惡性循環下來,許多患者撐不過去就自殺了….

 

當憂鬱症患者無法表現出活潑、開心,甚至社交應對上不適切時….但多數人,會把憂鬱症解讀成性格上的缺陷,看似他們咎由自取,是患者自己不願意樂觀一點、社會歷練不足而造成…

 

張閔筑《別再叫我加油,好嗎:我用心理學救回了我自己》摘錄

什麼是社會支持?…舉個例子好了,當你微積分快被當掉的時候,你的室友寫了一張加油紙條藏在課本裡,是情感支持(指家人、朋友以及重要他人所提供的愛與關懷,使個人擁有自我價值,且維持其自尊);當你的同學半夜陪你解練習題,是實質支持(指家人、朋友及重要他人提供的協助,例如物品、金錢、勞力、時間……);當你的導師提供你一些自學網站,並告訴你,有努力就好了,重修一次不會丟臉,這是知識支持(指家人、朋友及重要他人提供的建議及相關的知識,來協助個人朝向目標前進,減少焦慮感);當你的學長告訴你,其實每年重修的人有一百多個,及格了表示你很厲害,但被當了也不過是正常人而已,不需要沮喪,這是評價性支持(指家人、朋友及重要他人所提供的肯定、回饋與社會比較,使個人能肯定自我及確定自己的想法)….

 

司馬儀觀後感:高評通過的很細膩的一本書,可以讓更多人了解憂鬱的細節和思路….

 

編輯精選

  1. 司馬儀精選-人生必讀9本推薦書單( 1996-2019) 佳句摘要|將不定時更新
  2. James Clear提出每天變好1%理論:「你得到報酬與你解決問題的難度成正比。」
  3. 人際必修情商|要你善良「不等於當一個沒有原則的人」
  4. 推薦書單|《為了遇見40歲更好的自己》「一成不變的選擇,恐怕只能換來一成不變的自己。」

 

人際關係專欄

  1. 張曼娟《以我之名》「我還是遇到過一些好人;還是發生了一些好事,我就是靠著這些活下來的。」
  2. 《想把餘生的溫柔都給你》餘生那麼長,有什麼做不到的呢…原來餘生那麼長,長到我們還有無盡的時光可以去原諒
  3. 珍・葉格《誰才是你真正的好朋友》比起愛情,友情的背叛更傷!
  4. 「貓很清楚誰喜歡牠們和誰不喜歡牠們______」

  5. 心理學│加藤諦三「讓你感到畏縮的事物,正是你內心真正想追求的事物。」
  6. 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回答36個問題幫你釐清自己在乎什麼….
  7. Post-traumatic Growth | 禍福相依,災難的正面意義 BLESSINGS IN DISGUISE
  8. 2020推薦書:洪培芸《微笑憂鬱》
  9. 日本「一所懸命」文化|如果沒有跪著走完全程可以被原諒嗎?
  10. 大陸知名編劇王海鴒「你的原諒也是一個巨大的十字架….有時要難得糊塗,有時要當斷則斷」
  11. 閨蜜的背叛|「真正讓你比較受傷的,是你從來沒有想要防備。」

  12. 高敏感一族,也有讓別人羨慕不已的天賦….
  13. 成裕美《虧我一直把你當朋友》「當你和友善的人相處久了____就像你在暖房待久了,忽然接觸外面的空氣時,會覺得變冷了一樣。」

Wise Library 1985

Patients with diabetes proved to have higher fatality rate when they are being attacked by COVID-19. To fight against COVID-19 and prevent your body from chronic inflammation, minimizing sugar intake in your daily diet is necessary. By doing so, it helps boost your immune system. For those who suffer from diabetes or any chronic illnesses, moderate amount of sugar-free matcha tea, coupled with alkaline diet, might save your life or help you defeat COVID-19 in a more bearable and effective way. 司馬儀觀察筆記:勿低估「柔和」與「歸零」的力量。人們低估了糖過量對身體的破壞力,而咖啡和巧克力的好很可能被過度放大了!每日飲品推薦:無糖豆漿X天仁抹茶(取自日本靜岡)。調整體質,從鹼性飲食開始。學會滿足的開關:學 會 謙 卑。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