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推理愛》摘錄-失戀是那麼難以啟齒

 「王瑩烯,一句通知都沒有,重色輕友的傢伙。」Caster的苦瓜臉只能證明他的演技很失敗。

「對不起……等你戀愛完全允許你重色輕友,絕對不責備你。」我的笑聲穿越了窗戶的縫隙,聽到好幾下迴音,但我卻沒有告訴他我已經分手了氣氛太好,而我又太不想被安慰,是糟糕的自尊。失戀是那麼難以啟齒,為什麼,我不知道,比肚子痛比騎機車摔在人來人往的大馬路上、比英文演講稿半路在評審面前突然忘詞都還要更難一笑置之。潛意識裡一定有答案,只是我不知道那個答案是什麼。學校老師只和我們談數學解題,不談愛情,所以很公平,每個人只能自己摸索碰運氣。我相信好的愛情很需要好運氣。可以的話,我好希望拿智商拿零用錢去跟上帝換一些愛情的好運氣。

還沒有談戀愛的時候,所有戀愛的道理都是跟電視劇學的,難怪習柏宇說電視上演的都是假的。「原來最幸福最能感受被愛的時候」不是戀愛ING,而是交往前被他追求的時候。那時候他很努力很浪漫,永遠要擠出時間,永遠那麼賣力演出讓我覺得自己是那麼值得被愛,如果那時候的情也是愛情,如果曖昧也是一種愛情,那是一種除了被愛什麼苦惱都沒有的愛情,不用思考未來,沒有忐忑失望,然後某一天自己一句yes就可以終結全部的快樂,去換一個動盪。下定決心念書通常可以雪恥考出好成績,可是下定決心去愛一個人了,都不一定有用。

 

 

 

司馬 儀

建立一個「一輩子所需的資料庫和知識庫」是網站最初的架構,也希望兼具娛樂與療癒功能的一個平台。目前網站累積兩千餘篇文章,階段性任務完成了。請多多指教。2018年五月中旬,重心從出版轉換到自媒體,算是很順利的過程。Amazon算是2019的目標......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