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說好的好朋友

好朋友再見了。那一晚走著走著我哭了,並不是因為那些無關緊要的事,但我能說的卻只有那些無關緊要的,因為我的難過是追弔我們十多年的感情。我可以看見你的眼光嗅到你的敵意,我是很傷心是很吃驚。好朋友,最後可以說出的,居然都是那些無聊的假話題,那些可能撕裂的情節那些不和諧,沒有人想要攤開那些赤裸裸,即使是可笑的赤裸裸。我是那麼清楚知道你的心思,我卻辦不到那個說明。

你介意的他,我如果對他有分毫男女之間的喜歡,我又怎麼可能沒有半點私心要主動把地理位置相違和的你們放在一起。那麼積極地去承擔那個風險,我並沒有犯傻。我是那麼害怕犯錯的人,但願意承擔那份是風險是因為我認為你的幸福太龐大了,而我又對於你們之間的可能過度樂觀。

終是錯了,是高估了我們的友情,高估了這份堅固的情感。才再次又看清楚明白友情的脆弱和軟弱,至死不渝這樣的情感餘生我是再不會期待了。

你明白我的,卻又不明白的。

一個不重要的男人,終可以輕易解決掉一份十多年你口裡soulmate的友情。女人之間的情感,就像電視裡那些來來回回聽過的故事那般,高貴的友情是那麼優雅那麼稀罕那麼物以稀為貴。我聽見她的傷心早就麻痺了…..不在乎當然就不會痛。成全冷漠,終是能比較堅強。是難過,讓一個人的細胞憂鬱地燒病了,我們像是普通朋友還要不值的關係,各走各的,就算異地落單也不會替誰擔心,那失望那辜負我不痛了,即便你是我那麼擁有過龐大持久喜歡的一個人。 那天在餐廳,我多想告訴你,把他介紹給你是我錯了,對他,我僅只於多年的表面認識而已,他不專情,我那當下是信了他口中那多年的專情,他若沒有誇大造謠他的專情,我也不可能考慮他和你,但說謊的人總是記性不好的,他最後又用謊話巴掌自己的謊。謊話是不需要拆穿的產物,看見,聞到,都要當個渾然未覺的戲子。

誰說過的話我總是能記得的,不用刻意去記也能記得。我多想告訴你我對他甚至是反感的,但看你的臉龐清楚你的心思,我又吞下去了。有意義嗎。他亦是我已讀不回的對象。你知道的話,就不可能會這樣較勁的。你一步步比較,終是無知的荒唐。他不過是油漆自己美好的一個傲慢的男人,心口不一是我最痛恨的,是介紹詞說的太好了讓你心動了,那也是我的錯了。

他喜歡過的人追過的人都不是我,你又跟我計較什麼。他胡亂說的小名,也許不過是惡作劇而已,可是你那日問我的時候我就知道你的思緒。除了胡鬧過去,我還可以做什麼。這些年的友情,在你那天選擇落下我就已經擺明你的立場,在你諸多日的言行攤開以後就已清楚告知我妳對這份情感的決定。珍惜是什麼模樣,我們都見過。不傷心以後,重感冒也好得差不多了。我不為難過去,也不為難自己。我們就這樣吧。

司馬 儀

希望可以建立一個「一輩子所需的資料庫和知識庫」。周末照常發稿。十月份會花更多時間寫英文稿。所以發文頻率不一定。如果有希望了解的題材化或議題,歡迎留言或提問。本身屬於害怕無聊的生物,喜歡獨處,一旦喜歡任何事物,就會非常專注,喜歡剪貼報章雜誌蒐集美好。走過【澳洲打工度假】的道路,兩三年間有過十多次飛行紀錄。一度是一個很愛發表「異」見的新人撰稿人。小時候是離不開收音機的小孩,不愛偵探片。愛讀報愛剪貼,就愛戴上偵探的瞳孔探追根究。怕黑,排斥恐怖片。購物,是批發控,高度執著CP值。喜歡透過相機留下記憶點。近年才慢慢關注時事議題,2017年熱愛花圃種植,2018看過印象最深刻的是動漫【リライフ】、韓劇【迷霧】、大陸劇【北京青年】、大陸劇【新結婚時代】。個人部落格搬家至【字媒體】前累積逾六百萬的瀏覽量,2015發表的單篇熱門文章兩時間累積約一百六十萬的點閱率。遠期的心願是撥空寫完英文小說。如果你剛好喜歡我的網站或文章,希望留言告訴我你的想法,或分享文章網址給身旁的友達。擁有過很多筆名「野澤碧」等等。首本療癒系小說處女作《推理愛》由黃宥嘉醫生掛名推薦寫序。過去文章以本名或筆名陸續刊登於各平台,包括「自由時報」「東森新聞官網」「TVBS官網」「蘋果日報官網」「姊妹淘」。2017年在TVBS專欄發表過的所有文章都收錄在個人網站https://beeigood.com。TVBS專欄有人氣點閱榜第一名的紀錄,撰稿文亦榮登TVBS專欄話題熱播榜及編輯推薦的排行榜,自由時報和蘋果日報的上稿文也都名列人氣或點閱排行榜。因為上一個筆名六字個太長,新筆名是司馬儀。擁有太多筆名,是很愚蠢。我知道。但我樂意。禍福相依,危機就是轉機,每一個警訊都可以是一個提醒或一個忠告。2018的人生準則參柯文哲市長的名言「心存善念,盡力而為」。共勉之。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