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癒系寫實小說】《推理愛》經典句子摘錄

還在一起,卻嗅到了分手的味道,也許那時候我就知道了。變心的他身上帶著不同的味道。變心是什麼味道?是一種被冷處理的味道。[…]我的笑聲穿越了窗戶的縫隙,聽到好幾下迴音,但我卻沒有告訴他我失戀了,氣氛太好,而我又太不想被安慰,是糟糕的自尊。失戀是那麼難以啟齒,為什麼,我不知道,比騎機車摔在人來人往的大馬路上、比英文演講稿半路在評審面前突然忘詞都還要更難一笑置之。[…]潛意識裡一定有答案,只是我不知道那個答案是什麼。學校老師只和我們談數學解題,不談愛情,所以很公平,每個人只能自己摸索碰運氣。我相信好的愛情很需要好運氣。可以的話,我好希望拿智商拿零用錢去跟上帝換一些愛情的好運氣。[…]日劇裡,戀人們不輕易對彼此說出「我愛你」,就怕言過其實,也許就是因為他們意識到愛情是一閃而逝的,也或許就是因為他們對於所謂的愛有著崇高的期許和標準,因為他們認定「喜歡」與「愛」之間有著龐大的距離,所謂「愛」對於他們來說是個偉大甚至沉重的語言,甚至是需要壯烈犧牲或奉獻一生的一種情份。[…]那時候他很努力很浪漫,永遠要擠出時間,永遠那麼賣力演出讓我覺得自己是那麼值得被愛[…]下定決心念書通常可以雪恥考出好成績,可是下定決心去愛一個人了,都不一定有用。「離異」之於我的解讀是:離開相異不相合的個體,無關失去。失戀和失婚這兩個詞都是建構在「失去」這個概念上,所以我並不喜歡。「因為在一起太難受太不快樂了,所以才不得不走。愛意或反感剩下多少,都不是那麼重要了。說再見,只是為了終結痛苦終結困境罷了。[…]如果月老很盡責,怎麼會讓世間的人們亂愛亂傷心一把?[…]判斷一個人愛不愛她很難,但判斷一個人珍不珍惜她卻很簡單。人和人相處太多細節了,細節比什麼都重要。[…]上禮拜去拜月老,結果習柏宇說台灣的離婚率高,是因為月老為了業績亂點鴛鴦。最可恨的是可是我居然無法否決他。[…]夫婦應該是能夠彼此託付脆弱的人,無法坦率的話,就無法成為親密關係吧?但將自己的無助或無能昭然若揭,又是一件多麼讓人惶恐的事。[…]《韓非子》書中有句深刻的話:「夫妻者,非有骨肉之恩也。愛則親,不愛則疏。」夫婦沒有血緣關係,擁抱愛,則如親人一般的親暱,愛離去了,彼此也就疏遠了。[…]傷感有時候可以讓一個人生病,甚至一病不起。念舊這件事,果然要適可而止。[…]青春之所以美好,是因為活在一種憧憬的狀態,還能在心上種在一棵希望的種子。[…]青春這件事,最難應付的是人與人之間的情。也許人天性某一塊都有根深蒂固的鑽牛腳尖,都需要一些深沉的歷練去磨掉它。 […]夜市一個個迎面而來「戀愛中」或「戀人未滿」的男男女女,空氣中有曖昧,整個街道好鮮活,沒有人失戀,也許一百個人裡面正有一個人在慶祝失戀。[…]在遙遠的國度「提恩噴水池」投下許願錢幣,在感恩節去舊城區看工匠神斧的天文鐘、品嘗復活節的彩蛋、穿上波希米亞風情的花色洋裝、在查理大橋上看夕陽、遠眺伏爾他瓦河上美景,曾經是我們埋夜計畫很久很久的願望,是我們口口聲聲說好的幸福,只是從未到達,是一個不存在於未來式的約定,一個沒有辦法追討沒有辦法討拍的承諾。MP3裡周惠的歌曲〈事到如今〉,副歌不斷唱著….[…]希伯維勒亞爾薩斯的葡萄酒大道上,百年千年歷史的小酒莊大酒莊爭相比美。走進葡萄園,一籃籃的葡萄都是果農們一整年努力換來的收穫。水果們很聽話,只要風雨天災不要亂搗亂,一切都在控制範圍內,都不會出錯。[…]我自我戳破我眼裡的童話 我自我丟棄我祈求的幸福 […]我的在乎一點都不重要了,因為他的世界有太多比我的在乎更重要的事,一次次的敷衍,證明我的在乎對於他來說一點都不重要,證明一次次承諾都只是他敷衍的小聰明。[…]愛不愛都已於事無補,木已成舟,我們曲折的路是走不下去了。我們的愛情好久以前便正式落幕了[…]背上多了一道被人議論的傷疤,也好,反正沒有誰可以免於眾人的議論[…]這段感情如果能學到什麼,我只知道它教會我不要輕易太快下決心去愛一個人,教會我不要輕易地放棄爭取我該擁有的尊重![…]學姊要的是理解而不是同情或安慰,我只想讓她知道我一如往日那般愛她,不論她身上有沒有那道多出的傷疤。[…]她並不是對他特別好  她認為對一個人無盡的好是她的責任  因為偉大的愛情[…]他永遠在怪她為什麼還是不夠好,她的工作她的付出在他眼裡不夠好,她開始覺得自己不夠好,一定是自己不夠好,所以一定要更努力,一定要更加油才可以得到男孩的認同。[…]她最討厭別人說謊,可是當他說謊時,她又不忍揭露。[…]記憶斷層也是一種上帝的愛,忘記曾經受傷的記憶,也是一種禍福相依的福氣。慢慢地,他口中的『我們的家』漸漸被『我家』取代了。[…]離開的時候已經不愛了,就不會痛了。分開,是因為沒有非愛不可的理由,卻有一定要離開的理由。[…]就算給不起疼愛和未來,和平分開是基本禮貌,不是嗎?不是應該就是這樣的嗎?[…]也許,一次椎心的原諒,就是一個錯誤的源頭,因為愛你的人不會犯下這樣的過錯讓你去原諒   真正愛你的人,不會讓你有機會去養大你悲傷的寬容….敬無法好聚好散的愛情 敬錯愛的你最後一杯《敬無法好聚好散的愛情》[…]那時候的我老是在思考:他愛我嗎。匯出他像從前那樣愛我嗎?可是我卻始終忘了認真問自己:我愛他嗎。他值得我愛嗎?他哪裡好?好在哪裡?[…]對我來說,愛一個人,就是盡所能去對一個人好,所以愛一個人怎麼會是委屈,委屈是對方把你的好當作一文不值的東西。[…]一個被道德綁架被迫信守承諾的新娘,不可能幸福。[…]其實我好想跟他說我對他是反感的。[…]我也好想當一個殘忍的人,偶一為之也好。我不懂,為什麼我要保持修養──修養是不能說別人的不是,生氣的時候不能說髒話,憤怒的時候也不能口出惡言。當真相是一攤汙水連說實話的權利都沒有。人,好累,人生,好難……在我眼裡,上帝是賞罰分明的。[…]我害怕訴苦,害怕自己變成一隻吐黑水的八爪章魚。每一次舊事重提,只是把傷感的記憶從抽屜裡搬出來,然後弄髒了空氣。我好怕再做錯任何事,說錯任何一句話,我害怕歧視,害怕人們責備我可笑的愚蠢,我也害怕同情或安慰。我害怕聽到他們說:都是她不好,都是她不好,一定是她不好,一定是她不夠好……雖然不是現在,但以後一定會有個人對你很好很好。我一直相信補償這件事,我一直相信上帝憐憫的眼淚會有補償,我一直深信不疑……柴嘉妮效應,意思是人們對於殘缺不圓滿的事物反而會記得更牢。…..一旦一個男人在愛情裡的欲望被滿足,愛情的強度只能走下坡,換個說法,一個女人一旦滿足一個男人愛情裡渴求的全部慾望…..戀愛要動腦先計算再評估,用心理學戀愛嗎?[…]人們一邊迷惘一邊求助塔羅牌一邊擲杯求籤詩,人為什麼要窺視未來,為什麼不默默等待未來發生?我想是因為人們迷惘,因為人們害怕對自己的決定負責,因為害怕犯錯,因為害怕錯失美好的可能,因為試圖找到所謂正確的道路,因為對未知感到恐慌亦或期待。太多時候,人們想要小心翼翼走好每一步棋,就怕犯錯就怕懊悔,就怕錯過可能有機會擁抱的美好或幸運,就怕浪費了人生,但人生真的可以精打細算嗎?……..談戀愛要先分辨值不值得墜落[…]因為全盤信任一個人,是一場要不回來的賭注。[…]談感情,最怕嘴裡說豁達,心裡踩鋼索。[…]良性愛情可以換到激情與寧靜,不良愛情的愛情從頭到尾就只有激情而已。….只是,很多時候當一個人跟你索求愛情,而那姿態偏偏看起來很像愛情,因為你感到自己被某個人迫切地需要,然後把討愛的那個他當作是在乎自己的人。被愛和被需要兩者不衝突的,只是很容易被誤判被混淆…….也許當一個人很愛一個人,他會很需要對方,但一個人很需要另一個人,卻不一定是因為愛她。[…]她沒對不起我,我不願意傷害她,可是我無法像她需要我那樣需要她,我無法愛她,只好冷處理,等感情冷卻。[…]被冷處理的感情,等同是幽靈戀情。無味的情愛關係,太容易讓人出軌、太容易讓自己陷入三角關係。你有責任說清楚講明白,拖拖拉拉[…..]你這種假性的不離不棄,不是慈悲,是自我感覺良好自信心過剩,是殘忍!她會有更好的選擇,她不一定非你不可。[…]我想,當一個人對愛冷處理,是一種溫柔也是一種暴力。…….聽多了看多了愛情故事,才發現有的愛重複說,卻都是泡泡,又,有的愛不說,卻永遠散不了。……」Viola,你覺得愛情是一種慣性嗎?……習慣依賴那個人,習慣找他說話,習慣找他訴苦,習慣對他一個人撒嬌。大概只有要愛不愛的那種人可以輕鬆掙脫慣性!……你覺得男人會不會看輕對自己主動的女人?…..愛情,有時候,用力想,就好像是一種感情的惡作劇。錯愛,好容易發生,因為誤會抑或錯覺而發生的愛情,好像太多了。…..或許要的是一種親暱的依附,一種共生的親暱,一種不會讓自己落單的歸屬感。但,親暱的愛,為什麼最後好多都散了?…….我告訴你,你不要覺得自己可憐噢!失戀就跟拔牙一樣,是人生的必經過程,躲不掉。……..

以上quote from 小說《推理愛》page 12- page 86

後記:這本書不在多數書局書店販售。所以讓讀者官網訂購。原本也以為一本本寄書包裝跑郵局會是特別費時的事。但不然。一本本抄寫地址和電話和包裝,確實。但一邊寫一邊心裡發暖。其中有作者告訴我希望小說在幾號前收到,因為他要帶出國看。我也是喜歡出國帶上書的人,那天寫著寫著心裡就暖和了。部落格也好網站也好留言向來不多,網站現在只能公開留言,留言者就更少了。但也是因為這本書才讓我知道了平常讀文章的人們可能或許會是誰。心裡面感激。這本書寫了兩年半左右,刪掉的有數十萬字,留下約七萬字。都是感動,什麼都好。

 

 

司馬 儀

希望可以建立一個「一輩子所需的資料庫和知識庫」。周末照常發稿。十月份會花更多時間寫英文稿。所以發文頻率不一定。如果有希望了解的題材化或議題,歡迎留言或提問。本身屬於害怕無聊的生物,喜歡獨處,一旦喜歡任何事物,就會非常專注,喜歡剪貼報章雜誌蒐集美好。走過【澳洲打工度假】的道路,兩三年間有過十多次飛行紀錄。一度是一個很愛發表「異」見的新人撰稿人。小時候是離不開收音機的小孩,不愛偵探片。愛讀報愛剪貼,就愛戴上偵探的瞳孔探追根究。怕黑,排斥恐怖片。購物,是批發控,高度執著CP值。喜歡透過相機留下記憶點。近年才慢慢關注時事議題,2017年熱愛花圃種植,2018看過印象最深刻的是動漫【リライフ】、韓劇【迷霧】、大陸劇【北京青年】、大陸劇【新結婚時代】。個人部落格搬家至【字媒體】前累積逾六百萬的瀏覽量,2015發表的單篇熱門文章兩時間累積約一百六十萬的點閱率。遠期的心願是撥空寫完英文小說。如果你剛好喜歡我的網站或文章,希望留言告訴我你的想法,或分享文章網址給身旁的友達。擁有過很多筆名「野澤碧」等等。首本療癒系小說處女作《推理愛》由黃宥嘉醫生掛名推薦寫序。過去文章以本名或筆名陸續刊登於各平台,包括「自由時報」「東森新聞官網」「TVBS官網」「蘋果日報官網」「姊妹淘」。2017年在TVBS專欄發表過的所有文章都收錄在個人網站https://beeigood.com。TVBS專欄有人氣點閱榜第一名的紀錄,撰稿文亦榮登TVBS專欄話題熱播榜及編輯推薦的排行榜,自由時報和蘋果日報的上稿文也都名列人氣或點閱排行榜。因為上一個筆名六字個太長,新筆名是司馬儀。擁有太多筆名,是很愚蠢。我知道。但我樂意。禍福相依,危機就是轉機,每一個警訊都可以是一個提醒或一個忠告。2018的人生準則參柯文哲市長的名言「心存善念,盡力而為」。共勉之。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