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我們都很厭世,但我們都活下來了

這世界讓人討厭的人事物太多。太厭世。老是一堆不友善的、出爾反爾的人類、愛說謊的人類、口是心非的人類,還有落井下石冷眼旁觀的人類。看多了背叛,住過太多失望。對這世界灰心又挺失望的,負能量這種東西層層堆疊,好像也是挺壞的一種固體。聽說女性罹患乳癌的機率高,身邊的人生過病的機率已經高達二十分之一以上,人人都有機會,但有多少人願意當善良的人。

乳癌聽說很駭人。為了不生病,勢必一定要樂觀。聽說劉若英的方法就是把房間關起來罵髒話,聽說這樣可以換到身心舒暢,我沒有說髒話的慾望。

舊疾又發作了。醫師認同我說的很可能是三叉神經痛。我的自我診斷被醫生認同。我有一點點得意,久病成良醫,醫生們用中文撰寫的醫學文章,讀懂它,並不是困難的事。

針灸和電療,表面上是生理治療,實質上屬於心理治療,十五分鐘不痛不癢的電療無感結束,臉上挨針了,不痛。我的人生早已對疼痛麻痺。心都廢過那麼多次了。早已不知道什麼一般普通的痛。這些年的疲勞,五臟六腑都辛苦了,腳底按摩就能揭露我一身的無名病。自尊心早就廢了,但還有倔強和一點點無用的矜持。

牙醫生細細檢查了。他是父親的老同學,堅持不收費。付了一百元的健保費又被退回來。這年代還有這樣憨厚的人。我不相信世界上有聖人,但康醫生肯定是個好人,畢竟他沒有理由需要對我好,我不能給他半點好處。

康醫生又是耐著性子默默幫我檢查又洗牙,最後宣布牙齒都健康。看來三叉神經痛定案。只有流汗能醫。我的體溫偏低。是有點棘手。但已經連著好幾晚睡前要吞下止痛藥,我可不願意吞久了止痛藥換洗腎的門票。

我是不怕死。但病痛是可恨的惡魔。病病比渣男更可怕。又或者不一定。我是厭世,但渣男並不值得我厭世,他甚至不能是個我厭世的理由。

體育館旁,一個痞子臉的學生一手拿著菸一手騎摩托車。不知道他有多了不起的心事。戴著安全帽的我四分鐘後又在十字路口看到一大群人裡的菸客。平日我是不敢這麼明目張膽張望的,多了安全帽的保護傘,膽子也大了。

新聞裡說的巧,多喵一眼就是一拳。人越長,膽子越小。雖然我也不知道活下來有多大好處,我只是怕惹事生非。處裡衝突很麻煩很耗時的。我沒有那麼多奢侈的時間。

這些年汲汲營營地。但我的人生好像在退步。世界的文明,我也沒看出多大的進步。

職場裡,擅長賣弄風騷但比我早進公司的Ann憑著破日文也能在日商公司擔任高職,每天搖著她風一吹就可以看到屁股眼的短裙在男人為主的公司裡左左右右。這是她的自由,但她還不滿足,又造謠又中傷。和這樣的惡質人口朝夕相處,還有更糟的地獄嗎。待不到一個月我身心都已經病入膏肓。

灰心到了極點覺得世界很灰的時候部落格又收到意外的讚美。愛我的人不多。即便是這樣,但這世界藏了太多讓人措手不及的暖。陌生人主動在我開口前徒手幫我修車。有老哥總是即時的救援…..上回在台北地下街,襪子專賣店女老闆追了兩百公尺只為還我八百元。我若是不夠糊塗還沒有機會知道。誰說台北人世故勢利冷漠了。人類,真的是無法以一概之的生物

雖然活著不是太快樂的事,又老是一堆惹人反感的事,又正直的人總是少了點。但柯文哲的存在,又讓我對世界多了點期待。他沒有因為心直口快而落選,知道喜歡他的人也那麼多,知道可能也同樣很正直的人也挺多的。我有點愉快。這世界沒有想像的那麼糟。


累斃了。連睡覺都不能消除疲勞。不運動又怕大病纏身,我是很厭世。知道很久以前暗戀過很久的人還記得我,我開心了一晚。但知道我們之間的可能性趨近於零。活著,又少了一件讓人開心的事。

最近的我厭世到我連自己都害怕,很怕頹廢的我會變成爛泥巴,然後慢慢地蒸發。厭世是一種病。小病可以是情趣,大病要被膜拜的。我就這樣投胎了嗎。我計較我的喪禮。謝美宣,二十九歲,未婚,死於XXXXX,沒有半件值得驕傲值得可以跟上帝領獎的功績。

上帝對我不錯,我如果萎靡不振祂肯定要失望的。

我拿了上帝那麼多次禮物,一點貢獻都沒有。上帝肯定要失望傷心的。辜負上帝虧欠祂是很失禮。我雖然厭世,但我還不想虧欠上帝。

美美住在大房子裡,她逐一栽種的花圃比花店都美,她的身上看不出有什麼值得傷心感嘆的地方。她說她也厭世。她說她熱愛的事物都不被所有人當正經事。她想開咖啡屋書店被否決,她想平靜過日不可能。有人的地方就不可能平靜。

這世界太讓人厭世。喜歡的工作無法生存。不喜歡的工作讓人生病。這世界讓人好厭世。小學努力到高中,不人道的學科塞滿書包,大學畢業後求職不得不面對情緒化的上司和不長臉的職場小人和一堆職場沒擔當混水摸魚的賴皮鬼,人生,要多少年以後才可以擁抱兩百萬分的美好?

世界有時候好糟,但討人喜歡的人又還是那麼多。但我們又不該讓讓第失望。就這麼繼續活著。因為是膽小鬼,所以沒有尋死的念頭。我的厭世症裡面沒有憂鬱症,我只是討厭一些糟糕的人類和糟糕的規則而以。


三月收到一張老友的明信片。我沒有告訴他我已收到。我想他會原諒我的。不說,不是冷漠,而是現階段的我無法醞釀對的情緒,去適當地說些什麼。

長輩們總說要人與人之間相處要保留。我卻還習慣掏心掏肺。掏心掏肺總是比較容易換到傷心。被看透被看穿的就不迷人了是嘛。掏心掏肺好像沒有什麼好處。又值得厭世了。他們說君子之交淡如水。人們把人與人之間的虧欠當作是還前世的恩恩怨怨。若有,希望下輩子的份都一起還了,來生,生生世世,互相歸欠的都再不要相遇,再不要互相磨難。


是一點點小樂子就能開心的生物。樂觀的基因,是福氣。能自得其樂是福氣。

我太喜歡孤獨了,孤獨,好,不需要照顧他人,不需要強顏歡笑。不需要附和。反正我是很難當面吐槽女人的。至於男人,男人理當要能承受得起被吐槽。男人女人,我肯定是差別待遇的。

談到女人的心理學,也是挺值得厭世的。如果男人不用當兵(像是日本),來世,我願當男人,吃飯洗澡穿衣服洗臉都省事,男人長皺紋也不會減半分帥氣。施易男專訪裡悠悠地輕鬆地說了,當他提起把他們家的積蓄都掏空的會計奶媽,語氣裡沒有半分的恨或怨,像是在討論旁人的事,那麼地無傷無痛。又他在另一個專訪又面容從容地提起父親的外遇,對象是母親的好友。他的豁達,是成熟還是麻痺。既讓人景仰配服又讓人萬分心疼。他是如何養大他那不尋常的寬容。


那個旁人喜歡私下議論的舊沉甸甸的事,好像不知不覺忘了。日子太匆促,無暇掛舊事。

我承認ㄧ度意志消沉而質疑上帝的恩惠。成為家庭主婦相夫教子一輩子才是我的心願。上帝應該知道的。

又,當我確切知道上帝存在以後,我不再感到孤獨,甚至不再汲汲營營求什麼理解。因為祂都知道。至少上帝理解。就夠了。

沈以岡說說軟弱的心智,是撒旦最愛靠近的族群。他說撒旦因為忌妒上帝對人類的愛才使壞,撒旦的生存意義就是把人類拉下地獄,沈以岡說沒有前世今生,死後只有天堂和地獄。我說:我不擔心。和多數人相比,我是相對善良的,我有自信不會被丟到地獄。我唯一會被丟下地獄的可能性大概就是我的生存慾望遠低於標準值。

那一天和U一起看了那部電影,電影裡的女主角因為丈夫和孩子相繼離世而選擇自殺,美好的她因此墜入地獄。不願求生的人,和不願從善的人,為何要接受相同的結果抑或懲罰?我還是相信前世今生,還是相信上帝,這當中還是有矛盾有衝突。而我手裡的急件還沒有動筆。

又,厭世的我,為了不生病繼續活著,看著滿桌的醫藥單,損失太大了。不過停了五年的練習五年的運動神經。


成長唯一的美好就是當你偶發性遇到一個糟糕劣質的人類,不會那麼震驚了。壞事也可以累積經驗,然後就不會再意外被潑髒水的。不需要意外。收穫就是以後再有人再幫我貼善良的標籤,我肯定會好好地收下,好好說聲「謝謝」,再也不會不好意思。和一堆糟糕的人相比,我普通的日常簡直是善良到值得懷疑。

不需要生氣或不安,上帝都知情,來龍去脈和我心裡的善意上帝都知道,沒有什麼好說的。

我以為我早就努力戒掉濫好人的好事症狀。人都會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蛇的毛病。我懂,完全可以理解。


今天的超級好天氣和超級爛心晴的我,大大放鬆了自己。泡湯。健身房。走度假路線。日子過得那麼急也趕不出什麼成績,反而快要養出一身病。警訊都爬上身了,我是最怕進醫院的人。不如當一日貴婦去。

泡在水池裡我可以清楚看到一個戴眼鏡的男生目光毫不避諱地停留在我身上,一回、兩回、三回,他不刻意遮掩我也不那麼介意了,直到他移位到我隔壁以前。

今天唯一的收穫就是意外好看合身的泳衣。桃花運,聽說今年星座注定要充斥桃花運,陸陸續續領教到了。但我對愛情著實一片灰啊。特灰。

我勸過G不該因為背叛或傷痛的記憶就不敢再去愛,我說就像人類不該出過車禍就永遠不敢出門那樣。我曾經是那麼自以為是地勸他。而今,我才明白一次的背叛和兩次的背叛那種副作用是截然不同的。一次摔你會當作是運氣不好,兩次摔你就真的會想好好徹底檢討了。……我想我是不聰明,人生需要徹底檢討的東西太多了。

失望。但這討人厭的世界裡卻住著我喜歡的人,還有在乎我的人。即使有98%都是不討人喜歡的,我還是得為2%我在乎的人好好活著,因為他們太討人喜歡了啊。我是沒什麼責任心,但畢竟還是有一點點良知,我沒有傷害無辜者的本錢。

司馬 儀

建立一個「一輩子所需的資料庫和知識庫」是網站最初的架構,也希望兼具娛樂與療癒功能的一個平台。目前網站累積兩千餘篇文章,階段性任務完成了。請多多指教。2018年五月中旬,重心從出版轉換到自媒體,算是很順利的過程。Amazon算是2019的目標......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