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瑤、平鑫濤與林婉珍的愛情|踏入婚姻以後,不愛了可以分開嗎。

引用小說《推理愛》的一個段落:「H離開我,是因為另一個女生。我沒有偷偷讀過他手機裡任何一通簡訊,沒有檢查過他的電腦,我很慶幸自己從來都不知道對方的模樣。我沒有去思考過誰主動誰挑逗的問題,我想的都是我和H之間的對話、我們之間的問題。我不願責怪她,是我和H的感情太脆弱不甘一擊,她只是路過一段早晚會崩塌的感情,她只是讓崩塌的愛情提早倒塌罷了。我不該感謝H的離開,卻該感謝那個女孩。錯愛,早點結束,總是好的。」

很多時候,愛情落幕就是落幕了。人們最初都設定錯了,愛情,它的表現是浪漫的糖衣,但它的本質只能是殘忍。

平鑫濤的自傳寫道:「我熟悉她的作品,對她本人卻是陌生的。從當火車進站,旅客蜂擁而出時,在人群中一位身穿黑色的衣服,肌膚脂粉未施的年輕女子,緩步走來,我一眼就認出她是瓊瑤。我們雖然從未見過,卻是似曾相似。瓊瑤似乎也是一眼就看出是我,我們像老朋友一樣握手言歡。」她和她卻雙雙不忍苛責他。兩個值得被愛的女子,卻因為三角關係而狠狠跌深了心。

近期皇冠出版平鑫濤前妻林婉珍新書《往事浮光》,林婉珍女士在書中提及離婚這一段也直言「我之所以會答應離婚,是因為鑫濤一直苦苦相逼」。曹長青的一篇文章《千錯萬錯都是瓊瑤丈夫的錯》寫道:「人會fall in love,也會 fall out of love。….婚姻只是承載愛情的形式,愛,才是內容,是實質。如果人類不可以離婚的話,結婚就是最可怕的維繫人的形式。只有在隨時可以離婚的前提下,願意保持的婚姻才是有價值的筆者曹先生更提到:《鐵達尼號》這樣的愛不限於虛構故事,因為美國梅西百貨公司創辦人的妻子放棄上小船逃生的機會,堅持跟丈夫一同死去。曹也提到他「完全否定胡適那種為維持所謂的道德形象而維持一輩子無愛婚姻的做法。」

思考點:一個妻子,該用婚姻這個框架去留住一個你愛的,但不愛你的男人嗎?

無愛的婚姻,莫過於是為他人而活,為外界的眼光而活。那份愛,不一定需要是愛情,但至少必須是濃厚的情分。若沒有愛沒有情,的兩人同守一個屋簷數十年一輩子,那是很悲傷的悲劇。但數十年前,那社會的氛圍是異常殘忍異常不友善的。人們可以接受女子離婚、可以體諒女子離開無愛的婚姻其實見證了文明的進步,也讓世界少了很多不幸的結局

該不該離婚|「離婚這件事其實無論對哪對夫婦而言都是待在沼澤,問題是這個沼澤有多深。」

司馬 儀

希望可以建立一個「一輩子所需的資料庫和知識庫」。周末照常發稿。十月份會花更多時間寫英文稿。所以發文頻率不一定。如果有希望了解的題材化或議題,歡迎留言或提問。本身屬於害怕無聊的生物,喜歡獨處,一旦喜歡任何事物,就會非常專注,喜歡剪貼報章雜誌蒐集美好。走過【澳洲打工度假】的道路,兩三年間有過十多次飛行紀錄。一度是一個很愛發表「異」見的新人撰稿人。小時候是離不開收音機的小孩,不愛偵探片。愛讀報愛剪貼,就愛戴上偵探的瞳孔探追根究。怕黑,排斥恐怖片。購物,是批發控,高度執著CP值。喜歡透過相機留下記憶點。近年才慢慢關注時事議題,2017年熱愛花圃種植,2018看過印象最深刻的是動漫【リライフ】、韓劇【迷霧】、大陸劇【北京青年】、大陸劇【新結婚時代】。個人部落格搬家至【字媒體】前累積逾六百萬的瀏覽量,2015發表的單篇熱門文章兩時間累積約一百六十萬的點閱率。遠期的心願是撥空寫完英文小說。如果你剛好喜歡我的網站或文章,希望留言告訴我你的想法,或分享文章網址給身旁的友達。擁有過很多筆名「野澤碧」等等。首本療癒系小說處女作《推理愛》由黃宥嘉醫生掛名推薦寫序。過去文章以本名或筆名陸續刊登於各平台,包括「自由時報」「東森新聞官網」「TVBS官網」「蘋果日報官網」「姊妹淘」。2017年在TVBS專欄發表過的所有文章都收錄在個人網站https://beeigood.com。TVBS專欄有人氣點閱榜第一名的紀錄,撰稿文亦榮登TVBS專欄話題熱播榜及編輯推薦的排行榜,自由時報和蘋果日報的上稿文也都名列人氣或點閱排行榜。因為上一個筆名六字個太長,新筆名是司馬儀。擁有太多筆名,是很愚蠢。我知道。但我樂意。禍福相依,危機就是轉機,每一個警訊都可以是一個提醒或一個忠告。2018的人生準則參柯文哲市長的名言「心存善念,盡力而為」。共勉之。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