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資本主義手裡捏死的是什麼。

   「資本主義講究速成,講究的是眼見為憑的報酬。一個月卑躬屈膝的強顏歡笑,至少能換到電影票、換到星巴克的優等咖啡、換到傳說中的小確幸,它不像文學,文學是徒勞無功的,是廉價的,一本沒有讀者青睞的小說只能化為沒有歷史意義的書稿被作廢,沒有進主流書店的小說,終究要被矮化。走上文學,就注定要被社會列為弱勢族群的最底層,這就是資本主義的現實。」演講一字一句鏗鏘有力打落掉什麼信仰,我拿著手中孔老夫子的書,想著他會怎麼解讀資本主義社會的潮價值。

  而又諾言和紅豆麵包一樣有期限限定,只是摸黑走進麵包店又忘了看保存期限,最後吃到腐臭物才發現保存期限也是假的。資本主義充斥太多假,假話抑或仿冒的愛情都只是資本主義的一部分展演而已,只有虛榮心是真的,而道德或正義感早就沒有人在提了。
  獨自一人相依為命,並不是令人意外的景象,不同形式的乞者遊走在街頭,極端貧窮的是什麼?與資本主義相伴而生的又是什麼?是懷疑論。人與人之間住著龐大的懷疑。謊言家探勢而為,嫻熟的操作愛情,愛情也是一種龐大的利益體。謊言家的破產率以驚人的幅度增長。 
  記者說愛情的運轉可以提升人體的新陳代謝,能減肥抗衰老,他們說愛情是最好的抗氧化劑,能降低心臟病的罹患機率、抗炎、甚至抗癌。愛情太好用了,它被醫學界譽為「世紀最佳的保健營養品」。新聞沒有錯,它只是忘了說那些都是好愛情的德政。壞的愛情可以讓人一夕衰老,甚至體質不好的人類還會一夕掉了小命。
  「不想傷心,所以寧願欺騙自己的眼睛,不想承認他的漫不經心,所以選擇視而不見,不願承認他的食言而肥蠻不在乎,全部都只是因為不再相愛了,只因為承認的同時,等同否認了我被愛的價值。那個驕傲的她是一個被等待評分的人質。我把自我雙手捧著拿到他手上,由他裁決,慘不忍睹。」抽屜裡的這張手稿,早餐前就擬好,那時便清清楚楚愛情凋零的模樣,卻用盡每一分力氣試圖去改寫結局,就這樣,距離真正乾淨分手又拖了大半年,並沒有換到比較好的結局。
  愛情沒有誰辜負誰,都是你情我願。多數人進場時保持風度,一個個襯衫筆挺的王子卻在退場時往往無法保持形象。因為不愛了,所以不再需要包裝,不再以禮相待,他每一句狠狠的字句都讓我看走眼。人們對最後的情人遠比陌生人更加殘忍,這道理我著實不懂。
  學生時代的我總在暗暗憐憫那些為愛傷神的女孩們。她們不理智,不愛惜自己,被渣男哄得一拐一拐有機會跑都不肯走。一日,女生宿舍裡婉玉讓我們看她大腿散亂的瘀青,在同居的小套房裡她躲在洗手間過夜,駭人的暴力都趕不走她相愛的決心,不肯分手的是她。她的告白還歷歷在目,我卻沒有先見之明。有時候愛一個人會愛到生病的。
生病很容易,復原卻不那麼容易。病上一次就要好一段時間的恢復期,而病能不能好,心病只能心醫,除了自救別無他法。「過去是不成熟誤判愛情的姿態,碰過幾個渣男,但還不至於讓他們宰割我的人生,甚至對我的心靈造成傷害,不至於!我沒有那麼不堪一擊!」蔣菁酗酒時這麼說過。

黑豆玄米 小姐

希望可以建立一個「一輩子所需的資料庫和知識庫」。平均每日會發表一至六篇文章,周末照常發稿。屬於害怕無聊的生物,喜歡獨處,一旦喜歡任何事物,就會非常專注,喜歡剪貼報章雜誌蒐集美好。十年來一直任性又勤奮地活著。走過【澳洲打工度假】的道路,研所二三年間有過十多次飛行紀錄。一度是一個很愛發表「異」見的新人撰稿人,擁有過獨立出版社,十年來。小時候是離不開收音機的小孩,不愛偵探片。愛讀報愛剪貼,就愛戴上偵探的瞳孔探追根究。怕黑,排斥恐怖片。購物,是批發控,高度執著CP值。喜歡透過相機留下記憶點。近年才慢慢關注時事議題,2017年熱愛花圃種植,2018看過印象最深刻的是動漫【リライフ】、韓劇【迷霧】、大陸劇【北京青年】、大陸劇【新結婚時代】。個人部落格搬家至【字媒體】前累積逾六百萬的瀏覽量,單篇熱門文章兩年多的時間累積約一百六十萬的點閱率。遠期的心願是撥空寫完英文小說。如果你剛好喜歡我的網站或文章,希望留言告訴我你的想法,或分享文章網址給身旁的友達。擁有過很多筆名像是「野澤碧」「強心臟戰鬥力女孩」等等。首本療癒系小說處女作《推理愛》由黃宥嘉醫生掛名推薦寫序。過去文章以本名或筆名陸續刊登於各平台,包括「自由時報」「東森新聞官網」「TVBS官網」「蘋果日報官網」「姊妹淘」。2017年在TVBS專欄「黑豆玄米小姐」發表過的所有文章都收錄在個人網站https://beeigood.com。TVBS專欄有人氣點閱榜第一名的紀錄,撰稿文亦榮登TVBS專欄話題熱播榜及編輯推薦的排行榜,自由時報和蘋果日報的上稿文也都名列人氣或點閱排行榜。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