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遺書還是早點寫的好。

聽說最美好的一種善終就是睡著離開。能不能這麼幸運不知道,但海葬如果不汙染海龜的居住空間始終是浪漫的,也許不用特別紀念,就化化成灰和思念葬在一棵相遇的樹下也許就夠美好的。

器官捐贈書上次沒用好,又拖住了。日常裡一堆自以為重要的事其實都不是那麼要緊,卻又日日佔據了時間。

朋友訊息裡客套了生疏了,我不知道又做錯了什麼,也許做人是我最不擅長的。十年前二十年前肯定要難過地要命的。現在想著老天爺在天上看著都清楚,也就不哀傷了。

人際關係我是有潔癖的,但還是原諒了,但原諒始終有個底線。太深的刀,扎心了,哭了,也就不好再往回走了。

又丟了,又丟失了一個重要的朋友。也許孤獨就是這樣的。也好。這些年原本就是多出來的時光。生命線原本就不是那麼長。命中注定的他也許注定要喪偶,那是正確的預言啊。

夜裡病的重,眼睛燒的很,但鼻子不讓睡又只好碰硬在手機裡轉移注意力寫寫無關緊要的事。人生,住滿了天望,又堆滿了失望和疼愛。我還能抱怨什麼。我是清楚自己沒有抱怨的基本資格,我擁有的還是多了,比很多人都唐突地多。

那些人會相信那個人的說詞嗎。信了才好。信了才證明我當初不是笨了傻了,因為所有人都會信的。也許我該感謝所有人都願意相信他,這反而讓我的愚蠢脫了罪。這樣也好,也好。不是太糟。懂我的人,自然會相信的,不澄清不說明。沉默會是罪過嗎。人們都會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說不說並不重要。

爸媽:戶頭的密碼您們都知道的。那些外幣,您們就幫我分送出去吧。

有了這趟悲傷的旅行我才知道,好的飯店就像是豪門,和錯的人一起,再好的床也要失眠也要生病也要臉龐發黑。那是肝氣傷了,才會這樣。做一個冷感冷漠的人,始終還是有好處的,這些年,也許是寂寞了,讓我貪心地想要對誰掏心掏肺。真希望再也不會了。

孤獨,並不孤獨。也許就像您說的,要碰一個摯友不容易。也許,我也是誰不及格的朋友。繞了又繞,獨處並不寂寞,被辜負才傷心,才容易生病。生病的時候,我確實會想著,如果能見到就好了,但女人都是這樣的,不願狼狽的時候與誰相遇。席慕蓉那首詩始終是牽就我和所有女人的價值觀。少女心老靈魂,也許就是這樣的。

狼狽的友情啊。荒唐的人生啊。積極的那些文字,慷慨的那些歲月,失神的那些光陰,又走了一生。

這輩子,我最幸運的福氣都是我的家人啊。都說緣分深肯定會相遇的。我是不能再哭了。

 

 

司馬 儀

希望可以建立一個「一輩子所需的資料庫和知識庫」。周末照常發稿。十月份會花更多時間寫英文稿。所以發文頻率不一定。如果有希望了解的題材化或議題,歡迎留言或提問。本身屬於害怕無聊的生物,喜歡獨處,一旦喜歡任何事物,就會非常專注,喜歡剪貼報章雜誌蒐集美好。走過【澳洲打工度假】的道路,兩三年間有過十多次飛行紀錄。一度是一個很愛發表「異」見的新人撰稿人。小時候是離不開收音機的小孩,不愛偵探片。愛讀報愛剪貼,就愛戴上偵探的瞳孔探追根究。怕黑,排斥恐怖片。購物,是批發控,高度執著CP值。喜歡透過相機留下記憶點。近年才慢慢關注時事議題,2017年熱愛花圃種植,2018看過印象最深刻的是動漫【リライフ】、韓劇【迷霧】、大陸劇【北京青年】、大陸劇【新結婚時代】。個人部落格搬家至【字媒體】前累積逾六百萬的瀏覽量,2015發表的單篇熱門文章兩時間累積約一百六十萬的點閱率。遠期的心願是撥空寫完英文小說。如果你剛好喜歡我的網站或文章,希望留言告訴我你的想法,或分享文章網址給身旁的友達。擁有過很多筆名「野澤碧」等等。首本療癒系小說處女作《推理愛》由黃宥嘉醫生掛名推薦寫序。過去文章以本名或筆名陸續刊登於各平台,包括「自由時報」「東森新聞官網」「TVBS官網」「蘋果日報官網」「姊妹淘」。2017年在TVBS專欄發表過的所有文章都收錄在個人網站https://beeigood.com。TVBS專欄有人氣點閱榜第一名的紀錄,撰稿文亦榮登TVBS專欄話題熱播榜及編輯推薦的排行榜,自由時報和蘋果日報的上稿文也都名列人氣或點閱排行榜。因為上一個筆名六字個太長,新筆名是司馬儀。擁有太多筆名,是很愚蠢。我知道。但我樂意。禍福相依,危機就是轉機,每一個警訊都可以是一個提醒或一個忠告。2018的人生準則參柯文哲市長的名言「心存善念,盡力而為」。共勉之。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