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茶有低消,書店沒有低消|人們對書或料理是否同有同等的尊重?人們對書店為什麼有那麼多的理所當然?

「書店空間的慷慨會被珍惜嗎?我們對書抑或對料理是否同有同等的尊重?」近日讀了一篇文章,文章裡筆者說十年前的她正在籌備書店,那時她寫了一首詩〈我想我會甘心過這樣的日子〉。作者提到她預料書市低迷,也明白書的利潤低,但她卻說了:「意料之外的是,真的是差到無法維持生活的地步」所以她開始為了生活承接設計稿,甚至為此無法到書店上班,因為她必須畫圖設計賺錢,這是生活的現實。後來獲得幫忙她「開始自己編書、出書,所得都給書店,自己則理所當然成了不領版稅的作者」。

心有戚戚焉,完全可以理解,就像自己想把24小時留給出版,但發現出版只有不斷的支出和未知,決心出版一本書就要面對更龐大的支出和未知。[1]

備註: 這篇文章的標題《隱匿@有河book:我為何成了一家書店的臭臉老闆娘?》

淡水有河book,被中國版 Lonely Planet 選這裡為台灣六間最佳咖啡店之一,知名度有了,但經營卻沒有更輕鬆。我想,書店是美好的,閱讀是美好的,寫作是美好的,但製作書籍出版和書店都連載著脫不開的現實。我們就活在現實的大環境裡下手裡握著夢想的花。但花可能會開或結果,但小小的個體還是被包在現實底下,不可能沒有現實。不可能沒有負擔或包袱。能決定的只有自己的心意和心境而已。

文青是一個浪漫的代名詞,拍照打卡美食熱才是真正的流行,分享美食與旅行才是骨子裡的風潮,閱讀,並不是,並沒有。但我確實看見滿地開花的哲學家,人們不愛讀書但並沒有不愛閱讀,人們都是資訊控。電腦中毒。人們始終需要閱讀,只是不那麼需要書。更不會想為了知識花錢,因為現在是知識免費的時代,Google一下就唾手可得了。但咖啡,可不可能免費,美食也是。這是當省則省的時代,所以書目就在網路化知識化的時代被省略了啊。成為一種可有可無可以被刪除的存在。(╯▽╰)

還沒有踏入出版圈以前,我也是絕對budget-minded,貨比三家是必須的,完全沒有意識到出版圈的困難或書店的不容易物價的漲幅,看零食和brunch或是異國料理餐廳的價位最有感了。但書價卻始終遲遲不漲直到2017年底才慢一拍地出現可見的調

回到題目。文中提到:書店已不在人們的日常生活經驗中了。嘆。人們其實依賴閱讀,只是他們依賴手機和電腦依賴網路。網路上的文字,那文字海太廣太便利了。

■同樣是提供空間,餐廳可以要求低消,但書店不可以?書店就是理所當然要免費提供服務和商品?

不點飲品,不可能賴在餐廳一個下午,而書店提供免費的空間和讀物,書店有因此被珍惜,或被當作理所當然的戶外約會圖書館?人們也許都沒有意識到一件事:人們不可能進入餐廳卻不消費就坐著一個下午,但人們卻會不自覺的認為書店的空間,是允許我們自由來去參觀或消磨時間的空間。我們是那麼理所當然地認為,為什麼??為什麼我們對書店有那麼多的理所當然?

又,文中提到開店之初他們聽說賣書無法支撐書店開銷,所以選擇在書店內販售各種義式咖啡和蛋糕,但後來他們發現為了蛋糕和飲料而來的客人遠超過愛書人,最後他們為了維持書店的環境和閱讀品質不賣蛋糕了也簡化了飲品,最後使用座位的低消改成一杯飲料或一本書,可是這對一些無意或無力購買飲品或書籍的客人感到困擾。

餐廳也有低消,又為何書店不能有低消??他們都是提供一個空間啊?更甚者,餐廳不可能平白停工茶水或飲品,但書店卻把他們的商品他們的書籍就這樣慷慨地供人們品嘗閱讀翻閱,最後新書被摸久了翻透了看起來像舊書二手書了,因為凹痕或摺痕…….人們也許都沒有意識到書店每個月和餐廳一樣都要上繳租金和人事水電成本

書店並不浪漫,書店是會被現實擠壓的浪漫。

■購書折扣或團購,人們會跟餐廳主廚要求折扣嗎?
又文中作者提到有人就問了書店主人:「我遠道而來買書,所以你應該給我折扣!」試問:人們是否會對餐廳主人要求「我們一群人進來點餐,所以應該要給我們團購價。這一餐那麼貴,所以應該送蔥或送湯或送甜點或送飲料?」所以原本午食簡餐一份$380,團購價應該給我們$320?

又或者,一頓料理是主廚的心血,一本書難道不是作者耕耘多年的心血。一頓料理值得$288或$2880,一本書難道就不值得了?你還會覺得一本書三百多元貴嗎?

昨天誰吃下肚的牛排或一餐要價四位數的料理和醬汁還留在身體內多少,又吸引了多少臉書按讚。又書目是可以流傳可以留給後代,一本書的價值觀可以影響多久,又可以流傳給自己的孩子或孫子或孫子的孫子。

書籍在人們眼裡真的沒有價值嗎?我始終看見資本主義下的荼毒就是寫作是多麼徒勞無功不事生產的勞動。

黑豆玄米 小姐

希望可以建立一個「一輩子所需的資料庫和知識庫」。平均每日會發表一至六篇文章,周末照常發稿。屬於害怕無聊的生物,喜歡獨處,一旦喜歡任何事物,就會非常專注,喜歡剪貼報章雜誌蒐集美好。走過【澳洲打工度假】的道路,兩三年間有過十多次飛行紀錄。一度是一個很愛發表「異」見的新人撰稿人。小時候是離不開收音機的小孩,不愛偵探片。愛讀報愛剪貼,就愛戴上偵探的瞳孔探追根究。怕黑,排斥恐怖片。購物,是批發控,高度執著CP值。喜歡透過相機留下記憶點。近年才慢慢關注時事議題,2017年熱愛花圃種植,2018看過印象最深刻的是動漫【リライフ】、韓劇【迷霧】、大陸劇【北京青年】、大陸劇【新結婚時代】。個人部落格搬家至【字媒體】前累積逾六百萬的瀏覽量,單篇熱門文章兩年多的時間累積約一百六十萬的點閱率。遠期的心願是撥空寫完英文小說。如果你剛好喜歡我的網站或文章,希望留言告訴我你的想法,或分享文章網址給身旁的友達。擁有過很多筆名像是「野澤碧」「強心臟戰鬥力女孩」等等。首本療癒系小說處女作《推理愛》由黃宥嘉醫生掛名推薦寫序。過去文章以本名或筆名陸續刊登於各平台,包括「自由時報」「東森新聞官網」「TVBS官網」「蘋果日報官網」「姊妹淘」。2017年在TVBS專欄「黑豆玄米小姐」發表過的所有文章都收錄在個人網站https://beeigood.com。TVBS專欄有人氣點閱榜第一名的紀錄,撰稿文亦榮登TVBS專欄話題熱播榜及編輯推薦的排行榜,自由時報和蘋果日報的上稿文也都名列人氣或點閱排行榜。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